致净慧法师函

明真法师 4个月前 (06-27) 49次浏览 0个评论

  致净慧法师

  明真法师

  (一)

  净慧法师:

  我写拙稿时,不但想要活跃一下佛学的研究,实际上也很想通过交流,能从中吸取一些营养。因为我的知识太贫乏了,除有一点不彻底的佛学以外,什么也没有。却被人尊称为“法师”、“老法师”,实在太‘断,隗了。

  顾老文,除对拙作同情以外,基本上在揭发佛教内外的误解和弊端,需不需要刊登,请斟酌。李文颇有意思,似嫌太乱。如摘要发表,我当根据摘要为文答辩,此致撰安!

  明真和南

  一九八二年元月十日

  (二)

  净慧法师:

  昨日复函,谅邀慧察,顾信待兄等决定处理后,我当回彼一信。届时仍请以信封信笺寄我,李先生视其文如至实,稿未有“寄回保存”字样。节录后,原稿应抄一份留下。因真个在《法音》上刊载讨论后,恐渠理歪曲其论点也。如何?条条蛇咬人。今始知编者比作者苦一百倍。闻有寒流来,望保重!

  真上

  一九八二年元月十一日

  (三)

  净慧法师:

  顾老信已复。中有:编辑部嘱我转恳长者,俯顺时机,稍敛锋芒,把大作改成稿件,提出问题,公开讨论。

  此老热心佛法,知见纯正。于禅教皆有研究,应是《法音》积极团结的对象,如有稿来,请在尽可能的范围内予以刊登。想能“莫逆于心”也。顺颂

  禅乐!

  真上

  一九八二年元月廿二日

  (四)

  净慧法师:

  肚内有些话,不吐不快。我在《法音》上刊登了两扁文章,这是第三篇,估计还有三篇始能告一段落。能登出已属幸运,并不希望期期能与读者见面。根性愚钝,每篇皆下过不少苦工。实际我也不愿过快地抛出去。愿足下与元湛兄不必为拙作踌躇。

  字迹草率,无法正规,又不易觅人为我誊录。幸谅!(如能觅人为我誊录,我愿支付应得的代价。)前因读到四川胡君建议,触动心绪,匆匆写了一段“答客问”,实未免过于急躁。幸即掷还,便能通筹全局,或能从从容容,写出一本较好的小书,顺颂

  暑祺!

  明真上言

  一九八二年七月十四日

  (五)

  净慧法师:

  在人民大会堂晚宴时,听到你与周老几个人谈到《禅源诸诠集都序》。世多视《都序》为禅书,我想唱一点反调,写了《〈都序〉非禅书》。

  写了《瞎子摸象记之二》后,本想以《成唯识论》内的种子六种成就写之三;以三种习气写之四。但不愿以彼微渺种子,浪费如许笔墨。考虑研究佛学,对“心”没有明确概念,终不能抓到痒处。世人妄失自心,盲人瞎马,倍觉可怜。因利用小说形式,写了烁云鄘,主要想使读者明白人是有心的,并希望以心灵美为核心的“五讲、四美”运动,能如火如荼的发展下去。这对我们国家太重要了。有暇,再以阿赖耶识为主要内容写第二篇。以真如为主要内容写第三篇。用小说形式写,比较活泼自由,能使读者更易于理解。亦姑试之。会前,当能交纪念文稿。建议你有暇多读倓虚大师全剿。顺颂撰祺!

  明真

  一九八三年十月三日

  (六)

  净慧法师:

  溽暑恼人,祝愿身心清健,闻日内将赴非洲参加和平会议,且有印亮随往,甚喜。愿助之使能渐成阴覆人天的嘉树。全世界群众起来,那些妄图制造核战争的巨人,是能为唾沫所淹毙的。

  我前嘱将存稿皆撕毁,随又寄来一稿,亦请撕毁,寄来新稿。请审核。

  中华书局严老,惠顾六次,我对《都序》(按即指《禅源诸诠集都序》)也下过一些气力,颇愿完成任务。《都序》把禅宗门庭不同的施设,概括为三宗禅,把一部藏经概括为三类教,目的“以教证禅”,企图把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的禅宗,仍然纳人教的轨道。这是中国禅宗史上的一件大事。我的看法:禅宗认为经论中阐释的心性,皆众生身中所本有,应该竖起脊梁,亲向自家讨个分晓。披阅文字,玩索义理,反而会塞自悟门,这是禅宗不立文字的真谛。禅宗最重师承,在向自家讨个分晓时,亦须师友策发激动。这是中华民族文化瑰实,举世所无,不能不把这个问题弄清楚。不尽。颂禅绥!

  不慧明真和尚

  一九八四年八月七日

  (七)

  净慧法师:

  记得去冬在齐堂受食,承周老偕中华书局严老枉顾,坚请为《禅源诸诠集集都序》作注释,因辞不获,只好勉强答谢。通过十个月来,断断续续地反覆阅读,已有一点眉目了。数月前,试写数条。作为样品,已获通过。不过我不敢粗制滥造,还想再花一两年时间作深入研究。注释只能依照全书布局,一节一章的写,不如专题能自由发挥。《都序》在以教证禅,建立禅教一致的理论。广证博引,往覆辩难,错综复杂,千头万绪,如果没有一个具体的研究对象作为实际,兴那些玄之又玄、妙之又妙的理论相联系,即使是哲学博士,恐怕也不易从那些矛盾重重势如乱丝的理论中脱出身来。我为这个问题,确实伤透了脑筋,还有什么心呀,性呀,在《都序》中都无有固定性质,需要作专题研究,因此想先用《(都序)的研効这个题目,在《法音》发表,或许能得到正面或反面的帮助。顺颂

  暑绥!

  明真

  一九八五年七月十三日

  (八)

  净慧法师:

  国庆节前,有几个熟识的社会青年,先后到我处,皆抱怨佛学书刊,不易读懂,要我写点通俗易懂的佛学,以接引初机。我认为这是我应该做的。因念“五蕴皆空”一语,既阐释了人生的现象、人生的本质、人生活动的规律性,且具有佛学独特色彩,不是在其他书本上所能见到的。但如不结合生活实际,即使浅显通俗,恐怕亦不易读懂。积习难忘,还是照我的老一套写的。已写两篇,均在三、四千字左右。预计能写六、七篇。俟首篇稿刊登后,再续写第三篇、第四篇。承告前奉拙稿,准备在今年第六期刊登。如未排印,即请作废。因与首篇小份部分有雷同,最好割爱。即颂

  编安!

  明真和南

  一九八五年十月十日

  (九)

  净慧法师:

  《什么是禅》,请为撕毁。铲五蕴皆空”的研効,请兴组内同志,多提点具体意见。日内回湘一行。待返京修改后,再发表。多烦渎,想能谅我。顺颂

  撰安!

  明真和南

  一九八五年五月五日

  (十)

  净慧法师:

  八日晚承到车站接我,谢谢!我在湖南打混了六个月,省(委)和政府是大力支持的,三湘四众弟子基本上是寄与深切希望的,条件十分优越,却只挂出了省佛协一块空招牌,没有为振兴湖南佛教事业打下一点牢实的基础,我虽带着内疚的心情回北京的。湖南佛教的兴衰,主要掌握在三五个具有实力负责人的身上。我也做了一点团结工作,收效甚微,不过我相信在政府的正确领导,群众日益觉醒的新形势下,湖南佛教一下是不会沉没的。省佛协是六月初成立的。我本来预计六月底是能赶回北京的。不料长沙市佛协改选的日期拖延了三次,最后还要我继任市佛协会长,彼时酷热异常,我心中十分懊恼,酿成了一场病,还在医院住了一个月,旧稿的修改,是在住医院前病中完成的,很不满意,如犹未投印,请即毫无愿虑,大力为我修改。不胜盼祷,!附上陈佩珠同志诗三首,乞酌裁。

  另附人民币八十元,请老赵同志为我订《法音》十九份。余款,我去年曾应移居美国的显明法师之求,为订《法音》一份。现在还想以余额为他续订一份。地址,你们那里当然还有存根可查。我知道寄到美国去邮费很贵。不足时,请即告我。琐琐。

  顺颂,

  时祺!

  明真和南

  一九八五年十一月十七日

  (十一)

  净慧法师:

  索回原稿,使我大吃一惊。我原打算按五、蕴、皆空三部分份写的。誊清稿的首段小标题,即写:人生的本质是什么?与内容基本对上不号。现经过十来天的努力,勉强分作三部分写完了。我自己亦不满意。不知你看了如何?如有问题,请具体提出来,我准备再改。

  顾明法师,系谛老高足,觉光法师的师父。抗日时期,与我在湖南有一面之缘,近到美国来信索《法音》,我忆曾托演峰同学带来人民币十元及来信信封,请订今年《法音》一份。不知第一期寄去否?近阅《内明》,(他)已接任(美国)佛教联合会会长,并任两座寺院住持。请为查一下,并告来人。即颂

致净慧法师函

  法乐!

  真启

  一九八六年三月十一日

  (致净慧法师的十一封信,原载《狮子吼》一九九零年第二十九卷第五期)


佛经唱诵网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本文链接:致净慧法师函
喜欢 (0)
[感恩护持]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