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太虚大师函

明真法师 4个月前 (06-27) 60次浏览 0个评论

  致太虚大师

  明真法师

  (一)

  虚大师慈鉴:侧闻貌座谋宏法护教,役神繁剧,致沾微恙。春来和暖,近想,道履康复,为祝为慰。《潮音》为阐发佛教高深学理之刊物,似应仍旧贯,且力求写作态度之谨严,较有刺激性之文章宜另创刊物容纳,且无妨恢复《人海灯》,《狮子吼》诸刊物。巨赞兄日前来书告以行将离桂归京沪,因缘成熟,或将与芝峰亦幻诸法师共谋实现其理想也。学人因缺乏佛学素养,未敢贸然应命助编《潮音》,业嘱光宗同学转陈,或亦邮运迟缓之误欤?潜影和尚近谋安居南岳,智恭师亦数谋面,为山内容相当复杂,似难近刃骤解。据闻茗山兄业经泉公推任主席,预料暮春晋院,以渠之慈忍或不难徐化有事为无事也。祝圣因亏损过钜,于学额不能不力谋减缩,坐令一部向隅。刻得南台新方丈了连法师(灵根法师已于前冬示寂)慈悲,暂择十馀程度较高之学僧在南台复课,前因尚未闻政府协商会议开幕消息,愤成“寄生虫抗议”一稿,刻已失时效,似无刊登之必要矣。汇三和尚业经释放,省垣“长沙”、“国民”二日报对渠皆有祥实公平之记载,佛头幸未着粪,想亦大师之所乐闻欤。暮迦师仍掩关岐山,闻日夕念佛诵经甚勤。道屏师年来亦极用心禅诵,向时浪漫习气亦几克减尽矣。僧青年能蓦地回头,致力已躬下事,或亦佛教复兴之征兆!不然,以大师天纵之圣,犹息居普院三年,况吾曹之顽钝乎?专复,顺颂,化乐。

  学人明真顶礼

  三十五年二月廿七日

致太虚大师函

  (原载《海潮音》一九四六年第二十七卷第六期)

  (二)

  虚公大师猊座:云山重阻,侍讲缘恪,间读京沪佛刊,深觉法体似尚未获完全康复,而犹晨夕应缘摄化,不遑怡养;为众生汁固得,而大师个人未免过於自苦矣!南岳饱受重创,情形已非昔比,求挟破釜沉舟之气,以身命为修学宏化之一掷者,几寥落无几!差堪告慰慈怀者:涛上人苦病数月,几濒於危,近复神采奕奕,使吾俦穷露得所依怙。道安法师新由八桂旋岳,己任讲所教务主任,当能以狮子奋迅力别放一异彩也。学人明年将仍寄锡南台,大善新住持熹谷法师,武院第一班学僧也,近亦突破重重困难,创辟学舍,以期绍续,大师光明于无尽。又闻师病困歧山,几陷不治,旬前移医衡阳,住许大夫医院,已觉日有起色,医生且力言无危险。道安法师近正罗掘以为之助;学人无福,惟疚心自呼负责而已。渠囚向辱,垂注,数促肃函,大师慈润,默思距离过远,即为觅得适宜疗养处所,亦不能着翅病躯,翩然飞来!况大师平居两袖清风,囊无余物,晨夕繁剧,又何敢以斯重相累乎?惟渠时萦神梦,东望悲啼,又不容阻其意,且致以失我,大师之慈恻,原函附奉,幸垂察焉。敬叩!

  年禧,

  学生明真礼

  除夕前四日

  (原载《海潮音》一九四七年第二十八卷第三期)


佛经唱诵网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本文链接:致太虚大师函
喜欢 (0)
[感恩护持]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