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中国文化血液中最哲学的分子

法舫法师 4个月前 (06-27) 56次浏览 0个评论

  佛学:中国文化血液中最哲学的分子

  法舫

  佛学,大家都知道是深奥的,而且他有三藏法宝,茫茫如海,很难去了解。虽然,概括约有三种:(一)教人为善,此为初步佛学,以因果轮回为理论,以五戒十善法为规律,以改造现实人生为目的。(二)出世解脱,此为佛家一主要思想,以万事无常转变生死痛苦为理论,以无我﹑缘生﹑苦空为方法,以证得无为自在为目的。为达此目的,必须厌恶世欲,多重自修,故说为出世,以目的在脱离人世痛苦,故曰解脱,其实是自修。(三)舍己救世,这是大乘佛教的根本精神,此与第一点相合,不过方法进步,心量广大而已。

  中国有五千年的文化史,我们可大概分为三个阶段:(一)秦汉以前是本位文化。(二)秦汉以后,直到明清,是中印文化合流时期,也就是中国文化第一次吸收新血液而变质的时期。(三)明清到现在是第二次变质,吸收外来文化,即是中西文化合流时期。若再分析,即有下面的七期:(一)从三皇到老子以前,是中国文化胚胎时期。(二)经老孔到秦汉是本位文化长成期,也为道学盛行期。(三)从两汉至两晋是儒学盛行期。(四)从两晋至隋朝以前是道教复兴期。(五)隋唐是佛学极盛期。(六)宋元明是佛儒混合期。亦为三教和合期。(七)清末至今,为中西文化合流期。如此分析是为易于明了其每一时期都有其“生” “住”“异”“变”的不同现象。

  下面概说中国文化的特点以及佛学与中国文化的关系。

  中国文化,应以儒释道三家之说为总本,而又以道家为心肝,儒家为骨干,佛学为配合。中国人的宇宙观是易经老庄为代表,伦理社会观是以礼记孔孟之说为代表,佛家明因果轮回﹑众缘唯心的道理与儒道相辅而行。根据历史说:则有周文王之重礼,春秋战国之诸子哲学,汉的训诂学和词章学,此即所谓“汉学”。六朝的散文,唐代文治武功的诗文和佛学,宋朝的词和理学,此即所谓宋学。元朝的曲﹑明朝的戏剧﹑清代的考据,这些都是代表一个时代一个时代的特点。再以精神论,中国文化亘五千年以信,义,和,平,忠,孝,诚,敬八字为全部文化所寄所系。

  一﹑ 六朝玄学与儒学

  佛教传入中国的年代,异说纷纭,通常皆谓汉明帝时始传佛法,其实中印商务的接触,始于秦代,故佛教之来,在明帝前,已为史家公认。在东汉时,佛教开始流行,初与道家文化相结合,依附道教弘传,故有佛道之争﹑老子化胡之说。自桓灵帝(纪元148-171)时,安世高与支谶等自西域东来译经,佛学渐盛,不过佛教在汉世,本视为道术之一种,其流行之教理行为,与当时中国黄老方技相通。中国古代文化以道家为本,在魏晋时代,老庄的玄学特盛,“方术与玄学,俱本乎道家自然之说。”汉魏之际,清谈之风大盛,“佛经之译出较多,于是佛教乃脱离方士而独立,进而高谈清净无为之玄致。”以故般若学与老庄学相近。佛教到两晋时,其势大盛,西域大师接踵而来,中国寺僧,渐具规模。般若之学大行,谈玄说妙,大有超老庄之势。社会名士,帝王贵臣,多有慕佛学者。最可称道者为罗什之东来﹑法显之西行﹑道安之领袖群伦﹑罗什之大开译业,真是“前无古人”。什之门下十哲四圣,皆当时精研老庄的第一流学者。时北方世乱,道安高足慧远隐居匡庐,研究般若﹑毘昙,提倡弥陀净土,一时名贤大集,成为江南佛法之重镇。后有真谛之译唯识诸论,罗什法显等又译十诵﹑五分﹑四分等律。诸宗经论于是大备。佛教在此两晋至南北朝时代,当然与它主人儒道相交甚笃,从汉迄宋之“三教统一”呼声甚嚣尘上,道家﹑释家﹑儒家都伸出手来,紧紧地握住。或说儒佛一致,或说道内儒外,或说佛内儒外,或说佛道同体用别,或说“三教一体”,我虽然不主张此种说法,由此亦可见三教的相融,而佛教已深入中国文化的血管了。

  二﹑ 隋唐文艺与佛学

  佛学到了隋唐已达其开花结果的全盛期,在学术史上说,唐朝的佛学特盛,其实唐代的艺术和文治武功,无一不是达到登峰造极的地位。在佛学方面有大乘八宗的建立,玄奘义净归国及印僧之来都,见重于帝王,奉诏译经,大量介绍印度大乘佛学,义学之士,广事着疏,势力甚盛。印度文化所给予于中国的影响并不仅如普通所想象的,只限于宗教,它所影响于宗教外,在文学﹑建筑﹑雕塑﹑绘画﹑音乐﹑戏剧等方面,都有显着的伟大影响。(汉学师承记),此外,音韵学﹑目录学﹑俗文学,或变文等,亦无一不受佛学的影响。

  三﹑ 宋明理学与禅宗

  佛学在赵宋时,亦极鼎盛,特别是禅宗。“宋代释家以禅宗为最发达,故宋儒即以禅宗代表释家。他们说释家的不是多说是禅理的不是。”(宋元学案)印度文化,其在思想方面,给予“宋学派”以新的刺激与新的题材,“宋学派”所以产生,一方面固由于训诂学末流的反动,一方面实被佛学的“本体论”所引起。宋儒虽表面说是承继孔孟的道统,其骨子里并不然,孔孟讲伦理社会,宋儒讲养理气,这理气的功夫便是偷了佛学的禅功。历史上记载的禅宗和宋明理学先生往来的很多,而且很密切,不能一一引述了。

佛学:中国文化血液中最哲学的分子

  由以上的观察,我们知道中国文化史,佛学未来以前是本位的文化,佛学输入以后是中印文化的合流,亦即第一次的变质。经两晋而唐宋,佛学已成为中国文化的血液,亦即为本位文化的一种,这是无法否认的。明清到现在,中国接受西洋文化,是中西文化的交流起了第二次变化。西洋文化之东渐,首以耶教为先驱,继之以科学,但它还没有佛学影响中国文化那么深湛,也许时间太短的关系吧﹗


佛经唱诵网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本文链接:佛学:中国文化血液中最哲学的分子
喜欢 (0)
[感恩护持]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