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 公正 公开 实体 信仰 平台 开户电话:13450239558 缅甸老街总部诚招代理商

神僧宝志公

煮云法师 9个月前 (06-04) 48次浏览 0个评论

  神僧宝志禅师,金城人,他出生在鸟巢中;有朱氏妇人,闻小儿啼声发自鹰巢,梯树得之,养为己子。七岁即随钟山僧出家,修习禅定,他的面貌莹彻如镜,但手脚却似鸟爪。 刘宋大始初年,行动渐渐僻异,居止无定,饮食亦无定时。头发长有数寸,常赤足行于街巷,手持锡杖,锡杖头上挂着剪刀、镜子,或一两块布,有时执于手上,有时负在肩上,有些疯颠模样。

  齐建元中年,志公屡现神异,有时好几天不吃饭也不饥饿。常常说些人家听不懂的话,可是过后所说皆验。有时赋诗作偈,智慧磅礴,江东士庶人等都很崇敬他。

  有一次,齐武帝说他妖言惑众,把他收禁于建康。可是很多人都在市上看见他,但再到监狱去瞧,他却又在狱中。一日,志公对狱卒说:“门外有人用金钵盛饭来,请你去取来。”狱卒到外面见是文惠太子,急忙跪礼。建康令把事实奏闻皇上,武帝就把志公禅师迎入宫中,居于后堂。

  志公虽然住在宫中,但外面也有好几位志公。僧正法献想送一件袈裟给志师,派人到龙光、罽宾二寺找他,两寺内的僧众们都说昨晚志公住在他们那里,今早出去了。使者到他常去的侯伯家去找他,侯伯说:“志师昨天在此行道,现睡熟尚未起床呢!”这才知道他在分身三处住宿。

  有一次,他假神力让武帝亲眼看见高帝在地下受锥刀之苦,武帝触目惊心之余,便永废锥刀之刑。一天,武帝在华林园召见志公,志公头上著了三重布帽入见。不久武帝就驾崩了、文惠太子及豫章王也相继而毙。

  永明年间,志公住在东宫后堂,一天早上从堂中出来忽然说:

  “门上血污衣。”他褰衣走过,不久,郁林被害,用车载出,其预见若此。

  齐太尉司马殷齐之随从陈显达镇守江州,临行来向志公告别,志公用纸画了一棵树,树上有许多鸟。齐之不懂何意,志公对他说:“你到了紧急关头可登上此树。”

  后来陈显达逆叛君皇,留齐之镇守州郡,比及失败,齐之逃入庐山,追骑不舍,齐之仓促间,见前面有一棵鸦树,忽忆志公之嘱,乃弃乘骑攀上树顶躲藏,树上的乌鸦也不惊飞。不一会,追骑赶来,看到树上有鸟,林中一定没有人逃进来,因而便罢追觅,齐之也免于难。

  桑偃欲谋反,来看志公,志公远远见他来,便马上走开了。口中还大声的说:“围台城,欲反逆,斫头破腹。”后来不出十天,事件发生,桑偃叛而被捉,果然遭斫头破腹之刑。

  梁鄱阳忠烈王,曾请志师到家中供斋,忽令人找荆子,并且找得很急,荆子找到后他就把荆子插在门上,也不知是何用意。不久,王出任荆州刺史,方才悟知志师找荆子之意。

  齐亡,梁武帝登位,下诏曰:“志公迹近尘垢,神游冥寂,水火不能焦濡,蛇虎不能侵惧。语其佛理,则声闻以上;谈其隐迹,则遁仙之高者,岂得以俗士常情空相拘执?自今以后,任其出入,勿得复禁。”

  有一次,在台城对着武帝吃鲙鱼,昭明太子等也在侧。武帝说“朕不知肉味二十年矣,师何为尔?”志公因见武帝对他疑难,便随口吐出小鱼数条,活蹦乱跳,武帝深感差异不已。至今尚有秣陵鲙残鱼之遗迹。

  天监五年,天旱不雨,武帝命人祈雨亦不降。志公乃上启文(似向龙王)曰:“志病不瘥,就官乞活,若不启白,官应得鞭杖。”又告诉武帝:可在华光殿讲胜鬓经。武帝依教,请沙门法云讲胜鬓经,当天晚上雨降。志公又叫取一盆水加刀其上,俄而大雨倾盆,旱荒解除。

  舒州潜山风景秀丽,山麓尤胜,志公与白鹤道人都想在这山上住。天监六年,二人俱白于武帝,武帝知道他们二人都有神通,请他们二人各以物标示其地。道人说:“我以白鹤止处为记。”志公说:“我以卓锡处为记。”立即,道人的白鹤先飞去了,将至山麓,忽闻空中锡杖飞声,已疾驰而过卓于山麓,白鹤惊止他所。道人心中有点不乐,但是有言在先,只好各以所标示之地,筑室而居。

  陈片虏居士全家事奉志公甚虔,志公曾为他们全家现出真形,光相犹如菩萨。

  志公有一怪癖,就是用小便来洗涤头发。

神僧宝志公

  皇子萧纲初生,武帝派人告诉志公,志公合掌说:“皇子诞生幸甚,只是冤家亦于此时生。”原来侯景与太子同年月日生。

  会稽临海寺有大德,闻听扬州都下有志公其人,言行颠狂,放纵自在,行为不测,必是狐狸精魅。于是他们同修数人,轻舟入海,欲到都下逐之,船将到浦口,欲西上时,忽然狂风大作,把船吹得顺江而下,向东南方飘流约六、七日。风平后,靠近一岛,上岸见岛上远处有金色寺宇,寺上红云如盖,甚是壮观。他们循路来到寺前,建筑精丽无比,非人间所有,有僧人五、六人,年约三十岁人,倚杖在门树下言语。他们合十问询说:“我们要去都下扬州,不意为风飘荡至此,不知上人此地是何州郡?”寺僧答道:“要去扬州,离此不遥,请带一封书信到钟山寺交与黄头如何?”他们接书,下船,遵照寺僧嘱咐,闭目定心,只觉刹那时便到西岸。到钟山寺访问,都说没有黄头其人者。他们把事情原委述说一遍。钟山寺僧道:“西行南头第二房乃风病道人志公所住,他虽在本寺,但常在都下,百日不来一次的。”他们正谈话间,忽然听到志公在寺厨中索食,颠言狂语叫个不休。寺僧试令沙弥以黄头呼之。志公问:“谁唤我?”即刻出来追逐沙弥,来到僧众之前,对来僧问道:“你们不是将猎狗来逐我的吗?为何空手来?”来僧早已知他不是常人,顶礼忏悔,把书信取出呈他。志公看了说:“方丈道人唤我归耳。”又屈指算之道:某月日便去。寺僧记之,到了天监十三年冬,志公无疾而终。

  临亡,燃一烛以付舍人,舍人即奏闻武帝,武帝深哀悼之,葬于钟山独龙之阜。

  志公禅师平日讲述偈语甚多,大多失传,而今所有存的禅宗公案百则第一则,迷悟不二颂与大乘赞七首,皆呕心之语也。


佛经唱诵网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本文链接:神僧宝志公
喜欢 (0)
[感恩护持]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