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闻录

蕅益大师 6个月前 (05-31) 48次浏览 0个评论

  见闻录

  古吴沙门智旭随笔

  楚中有一生员。心迹正直。值冥府缺第七殿。上帝命暂主之。每隔数日。则入冥理事。但正坐简阅文簿。不劳签判。而随彼前人行业。罪福异趣。每见有自上刀山剑树者。辄使左右救之。愈救愈上。竟莫能挽也。一日阅簿。见其妻有一罪款。云盗邻鸡一只。连毛重一斤十二两。遂折而识之。回阳诘问其妻。妻尚抵谩。彼述冥间所见质之。乃首曰。邻鸡食所晒物。失手误打令死。惧邻妇诟厉。故尚藏未发耳。因取出称之。斤两不爽。相对惊异。遂以死鸡幷价偿谢邻人。未几复入冥。简视前簿。折痕如故。而罪款已无影迹矣。(江西养智禅人说)

  乙卯科。浙省解元冯铨。因会试入燕都。有一老人。止生二女。仰铨为名士也。拜而托之。铨下第归。带至扬州。竟潜卖与娼家。媒来取二女。二女诟为诬诳。媒出铨手书示之。二女惊哭。遂投水死。是夜铨妻。梦二散发女子。从沟道入。一鬼从之。手持虎头牌。有速拿冯铨四字。惊异而醒。未几诠安隐归家。妻相接甚欢。铨问曰。我已下第胡故欢甚。妻默不言。再三逼问。乃述前梦。铨正经行楼上。闻说梦毕。身卽战栗。从楼堕下。七窍流血。闷绝于地。家人急扶起唤醒之。乃具述负心事。言毕遂死。(舟中嘉兴人说)

  苏州庠生陆榖。字戬夫。曩与予同参寒灰湛明诸公。后专精禅学。颇有省发。益复沉静。庚午岁暮。乘小舟有所往。忽遇粮船上六人借登其舟。舟遂覆。六人皆无恙。榖竟溺死。家属叹其修行无灵验。乃示梦曰。余往世曾以一方便害此六人。今偿夙债。非修行咎也。设不修行。报当更剧矣。

  洞庭西山蔡坦如居士。妻甚贤良。持斋念佛。放生然灯。密作众福。不求人知。旣病剧。谓坦如曰。死固不须择日。但世人俗见。谓修行人乃恶日死。亦所不便。幸为择日。明日吉乎。答云不吉。后日吉乎。答云亦不吉。乃曰吾不能更待矣。今日吉乎。答云今日颇吉。因卽命取水澡浴。集亲友念佛。正坐合掌而逝。

  吴江太湖滩。有一老人。生平惟喜念佛放生。别无所知。每行路时。拾滩头蛳蚬放入水中。虽极冗不顾。平日遇有生命。辄解衣割食买放。曾无退懈。忽一日。谓家人曰。吾当西逝。可集亲友送我。因集众念佛。安然坐逝。异香经宿不散。(吴江鉴空师说)

  杭州北关罗四造大悲像。铸镜光。有老妪以一小镜相助。罗爱其古。存之。初铸。仅成四边。二铸。仅成半镜。三铸。中缺一孔。与所留古镜大小正等。乃出所留镜投炉。且云此铸若成。吾当忏悔。若复不成。非吾咎矣。铸果立就。于是复捐赀礼忏。今其镜现在龙居永庆寺忏坛。

  姑苏阳山西王象桥。有居民夫妇。每至稻熟时。辄于邻田中搣取禾穗以自益。忽一日。亡父母附于女身。大诟曰。汝盗邻家榖。冥府乃督我搣己田中穗偿之。两手皆伤。不胜苦痛。汝何害我至此耶。

  又一居民植菜。有邻人齐根截去一畴。彼忍而不较。菜乃从根复生。茂盛倍常。次夜邻又截去一畴。彼不复堪。痛加诅骂。此畴所留菜根倍多。竟枯腐无复生者。

  又一居民索陈债。负债者嫌其太迫。卽口抵之。彼含恨言。如何负我物而不肯偿。我必为毒蛇噬之。未几患黄病。展转床席者年余。负债人闻其病笃。因念云。我本无心负彼。因彼态太恶。故谩相抵耳。今闻其抱病。我当偿之。乃备一本一利。幷礼物四盒往谢。彼人喜甚。相留对饮。饮醉。忽吐一蛇。厥病遂愈。

  杭州乡民有田数亩。界在祝乡宦田中。祝以势力迫取之。民无可诉。誓来生作蛇相螫。遂得重病。命匠作棺留一孔穴。匠问知其故。以白于祝。祝悔悟。舆民至家。还其田契。并与养病之资。民感泣。卽吐出一蛇。霍然起走还家。(王元建居士亲知其事)

  杭州于行素妻。重病三载有余。势在必死。一夜梦彩云拥菩萨到其庭。欢喜惊醒。适值云栖大师到城。于率诸眷属。固求大师光临。师命先作经忏道场四日。至末日乃往焉。病者恍如梦中所见。遂愈。

  天启初年。吴江桑叶大贵。有居民养蚕数筐。因计成茧所得之利。不如卖叶利多。遂埋蚕载叶至湖州鬻之。舟过太湖。有大鲤跃入舟中。民取而藏之头舱。旣至叶店。主人见叶上有血。诘问其故。答曰。此鱼血也。鱼尚在头舱。试取看之。则俨然一人头矣。共相惊骇。更迫问之。答曰。实无他故。我自埋蚕卖叶。欲多取利耳。因同众人至埋蚕处。掘地视之。复得一死尸。与头相合。乃鸣于官。竟拟死罪。嗟乎。业报为蚕。不免煮茧之苦。亦甚惨矣。况为微利而活埋之。幷使不得尽一期之生。人心安在。宜其报应之甚速也。

  余母舅金赤城守赣州。因入觐归家。夏感疟证。隐几假寐。梦公署役人环列其左。出家缁流环列其右。复一老人语曰。若本从出家中来。今能回头仍向此道乎。能则尚可送汝老母。不能则老母返送汝矣。舅因思吾母已年八十有四。岂当反令其送我耶。卽应声曰。我当回头。声未讫。役人遂散。乃随缁众梵呗而行。忽动孤寂之感。悲悔而醒。异时在阳山墓庐。为余言之。但以宦情甚热。仍莅赣州。未几升兖东兵道。归家病三四日而卒。竟使八旬余之老母。泪眼欲枯。呜呼。蝇头蜗角。迷人心志如此。世出世法。两皆负堕。亦可为青云路上人作永鉴也。

  姑苏南濠街。有一人常作阴隶。每数日。辄往直班。邻有一人语曰。能带我至阴间游戏乎。隶曰。可。汝但静卧室中。敕家人勿开户。我当带汝去。仍送汝回。邻人如命卧室中。隶卽摄其魂同至府城隍庙前。嘱令住石牌楼下相待。自乃持文书入中庭去。邻人待久。生厌倦心。见一大车从西过东。载四娼女幷二男子。中一娼女。原有旧情。以手招之。遂登车同去。隶出庙觅邻人不见。转问旁人。知登车去。乃回阳急至傅门外一居民家。见有新产小猪七头。其一卽邻人也。以手掷之。猪毙而魂忽不见。次于田岸见大赤蛇仰卧。卽知邻人所变。乃打杀之。摄其魂归房掷醒。因问曰。汝同我游阴府。颇适意乎。答曰。汝初置我于庙前石牌楼下。入庙经久不出。我方厌倦。幸旧识娼女邀我出傅门外。同至一舍。相与饮食欢乐。忽有人夺我食。打我项。我怒而出外。困而偃息。复闻人呼曰赤蛇赤蛇。以手撄我。我便惊醒。有何乐乎。隶笑语其故。黄洪江亲闻其事。乃发心学道。(洪江亦予在家时善友)

  泉州庄奇显。癸丑科榜眼。年少嗜酒。忽一日。饮于承天寺。醉后往藏经所。见有法师讲大佛顶经。遂大怒。取案上经掷地。以脚踏之。又仆韦驮像于地。后数日。以脚踢一厮。误中柱上。脚指破裂。成异疮。渐肿至身。楚痛异常。见韦驮诘责而死。

见闻录

  泉州张翰冲。丙辰进士也。任金坛知县。将行取。一日坐堂。忽有缁流径诣公堂语曰。我与汝前生道友。见汝有难。特来救汝。汝可罢官。同入山学道。不唯免难。且出生死。张以为诞。缁遂历指其少时事数种。皆妻孥所不知者。张乃骇谔。欲如其言。竟为妻子所阻。缁寻别去。张赴京考选。甫至都门。脚忽生异痈。著靴不能脱。割靴调理不愈而死。

  晋江许兆馨。戊午举人。往福宁州谒本房座师。偶过尼庵。悦一少尼。遂以官势胁之。强污焉。次日忽自啮舌两断而死。

  晋江王某。以文名诸生间。携酒饮承天寺。入藏经堂。见少年沙弥某。端坐阅经。强令饮酒。沙弥不从。复搂抱调弄之。归家三日。忽掌口自骂。家人不知所谓。半日啮舌而死。

  孝丰县监生杨龚所。买鸟铳八把。养猎狗数只。随处损伤物命。一日欲往庄取稻。合家人俱得梦云。十年造业。恶报至矣。杨不信。复带铳到庄。见野鸡。以铳打之。误中己头。破脑而死。

  泉州徐氏女。名三姐。年十六未嫁。忽得病。父母为觅医。女垂泪告父母曰。吾必死。无用医矣。盖吾前生为某家妇。夫宠一婢。吾以妒故谋杀之。今在冥官处诉我。当往偿之。不得逭也。翼日遂死。

  泉州徐氏女。名悌姐。嫁后生数子。产中多食鸡。所杀鸡颇众。后仍于产时得病。见群鸡索命而死。

  晋江姚某。其表兄徐肖浯。因年荒捐百金赈饥。托姚经理其事。姚匿十数金肥己。后数日得病。自骂曰。徐托汝赈饥。安得侵匿。致饿死者不少。今取汝偿命。遂毙。后二子亦皆饿死。

  泉州徐氏女。名细婴。年七岁。得疳积病垂死。其父雨海。为鸣磬高声念佛送之。息已绝。忽再苏。因为延尼僧诵金刚般若经百六十卷。女安隐若无病者。举家皆谓病愈。女独向父曰。儿暂假数日。听经完去耳。经完乃逝。

  泉州有赖姓者。家巨富。喜害生命。家中开一小池。以铁网罗其上。下养鳅鳝鱼虌之类。用供不时饮食。后得病将死。诸子罗列床前。赖忽不见。徧索不得。乃见在小池铁网中。则已死矣。

  晋江有一无赖。忘其名。恒以杀狗为业。在兴泉道街门边沟侧。屠狗无数。忽一日。自伏沟侧作狗鸣。数日乃毙。

  神宗时有一南道。名王万祚。管下巡江。居官最清廉。而性颇严急。捶楚之下。伤命良多。忽得病。衙中冤鬼数百。前后呼叫。同僚诸御史往问之。无不见闻者。五鼓王竟不起。

  南安县山间。有居民夜起。见邻舍有一人驱一人入其门。其人不肯入。且曰吾仅欠渠银三分。何得便入。驱者以杖打之。遂入。居民颇以为怪。明早询之。则邻舍已生一猪。民复疑猪所直不止三分。未几猪堕圊死。竟有一人以三分银买之。民疑乃解。

  孝丰灵岩寺释自谦。未出家时。有友劳振宇。系江右人。在递铺滩卖鳝面。岁杀鳝数千斤。后移居德清县。仍习前业。一日以滚汤煮鳝。若有人执其手。不能盖锅。群鳝带沸汤跳起。攒头帀面。咬定不放。振宇号恸万状。须臾鳝死方脱。不十日振宇寻死。

  释性戒。俗姓万。有弟万七。不事他业。专用绳索吊诸鸟雀。及狐狸兔犬之类。屡劝改业。不从。凡十余年。后一夜卧床上。以朽绳自缠颈。人莫知之。次早不起。方启户视之。已自毙矣。

  神宗时。应天巡抚周孔教。以新升侍郎过家中。有属官数人。皆修书差隶往谢举荐。隶在其门候。未得卽通。忽见一承差持单红帖。有侍生石星拜五字。门者急为传进。周方宴坐。见之大惊。已而帖及承差俱不见。周遂病剧。子孙环立。又见白布包首者。三十余人突入卧室。诃之。则各以手持己显示人。盖断头鬼也。周遂卒。考其故。石向为兵部尚书时。周为御史。劾之下狱论死。而三十余人。皆周为巡抚时。以贼情误杀者也。

  台州府松门卫。有一居民于崇祯辛未年正月。盗檀香大士像一躯。至天台县。欲售于乡绅张大素。张许价六金。民嫌其少。遂欲劈像作香鬻之。时一皂役。先一夜得梦女人称苦求救。彼正妻死未久。疑是索荐。乃往西门店中买祭物。忽闻店内劈像声。急趋入视之。恍悟前梦。因扭解至捕官所。其官亦于先一夜得梦。遂苦鞫之。自首从松门盗来。卽申之县令。以像归张宅修理供养。其人未几死于狱中。

  高明寺沙弥岳弘。管库事。侵尅大众。无所不至。每于库中私造饮食。偏众独享。并偷常住豆米等以供己用。甫及一年。于元旦夜。梦关帝割其舌去。至初四卽大病滨死。乃惶怖无地。尽卖衣单求众忏悔。告辞库司。病始渐愈。

  高明寺又一沙弥灵灏。素不持戒。有瑞光上座。率清众各出己资。结大悲忏期。灏亦预焉。正在期中。仍私行不轨。遂梦关帝截其首去。次日卽呕血不已。重病数月而死。

  佛日寺释实相。中年出家。惟勤修苦行。照管常住为事。随作务。随念佛。所得卽施。不留余赀。不与人诤。亦无怒容。壬申秋。忽一日语人曰。吾明日当西逝。乃借云栖一老人坐龛。次日洗浴剃发。发未竟已坐脱矣。

  安吉州龙溪庵释了空。延觉海法主讲法华经。因迎送之礼殷重。里人妒之。诱一无赖莫姓者。打法主一拳。众僧忿甚。熟打莫滨绝。里人乘机欲诈庵中。鸣官看验。身无小伤。需食更甚。官遂不能拟罪。逮舆归俗舍。则徧身皆损。饮食俱废。半年后。胁下尚流脓血。久久方愈。信伽蓝护法之力不可思议云。癸酉春日过庵中。释隐空亲说。

  世庙时。吴城乡绅陆俸。贪洞庭山西湖寺风水之胜。力谋吞噬。因本山邹陆二氏极相抗讼。不遂厥志。乃放火焚殿。殿有古沉香观音像。焚时香气远彻。后俸得奇疾。浑身痒发。滚水灌之。次第烂尽乃毙。同谋诸人。并感恶报。

  神庙时。吴城乡绅毛堪。侵天池寺作墓。将毁石佛殿为穴。天正晴朗。忽发厉雷。击碎牌楼。堪惧。因不毁此殿。留一二香火僧居之。然大刹已废。其年子女孙媳等俱死。后竟绝嗣。

  枫桥有一豪民。素行无赖。恐被按院访察。乃诈现善相。持珠念佛。戒酒断荤。诸恶党亦翕然从化。称之为师。而实私行非法。仍造众恶。但所言祸福。皆悉灵验。利养日盛。如此年余。忽自思曰。我本无真心修行。尚感此善报。信是佛法不虚。因发真心。觅一好师受三皈五戒。是后所言祸福百无一验。利养遂绝。出怨声曰。我向以诈伪修行。反多利养。今真心学道。更见坎坷。佛法岂有实效哉。闷而假寐。见有人告之曰。汝莫怪我。汝向来诈伪虚诳。妄谈祸福。我辈得以互相佐助。今汝反邪归正。我辈不复能相亲近。故令汝无聊耳。

  释慈含。与六湛游野池畔。见二水蛭。次第变作青蜓。至第三水蛭出。六湛以草阻之。连阻三次。忽变作蜈蚣。

  吴城陆湛源居士。至洞庭东山吴凤林家。其家为营素供。吴母时年九十四岁。偶至厨下。因问为何营此素供。婢云。请陆相公。又问陆相公年几何。婢云。年五十四。母惊叹曰。渠年五十四。便已茹素。吾年九十四。乃不断荤耶。从今日卽当永断。子媳辈力阻之。俱不听。仍设香烛。请陆居士作证。越三年于腊月间。忽谓子曰。为我请陆先生来。子讶问其故。答曰。吾将远行。子问何往。答曰。儿何太痴。吾已九十七岁。安得无去。遂徧集子孙辈言别。择次日去。次日大雪。则云。且俟天好方去。次日又问天好否。婢谬答云。今日雪更甚。则云。更俟天晴。未几见日光照室。乃曰。汝等诒我。速取我净衣。及取香水来。遂起梳洗。更衣礼佛。并遥礼湛源居士。凭几端坐。命眷属同时轻声念佛以送之。许久媳进茶汤。则已逝矣。

  姑苏神堂巷潘奉岩亲家。诨名盛老鼠。有一外甥居乡间。盛往探之。甥欲割鸡为馔。力阻乃免。夜梦亡媳谢曰。鸡卽我后身也。吾因不敬三宝。堕此异类。赖翁慈力。昨免刀砧。吾七年前曾失一簪在竹笕内。可令姑取之。盛旣醒。遂索此鸡归家。果于竹笕中寻得旧簪。夫妻皆大感发。同出家于普陀山。后其妻坐逝。夫亦善终。

  姑苏。周致和。卖药为业。有一次媳殁后。附于妹身言曰。吾不敬三宝。罚作狗身。日被厨下人打。苦不可言。幸速救我。父母问曰。吾为汝礼慈悲忏法。汝得益否。答曰。正仗忏力。将脱难矣。父母乃从周家取狗以归。三日而死。

  姑苏金龙川。有一妻弟。于南濠开面坊。家人打驴。驴忽作人语。吾欠汝老主人五金。故来效力。汝何得鞭我。家人大惊。以语厥主。主取父旧帐简之。果得五金借票一纸。因取向驴前碎之。语曰。吾已免汝。驴遂踯躅而毙。

  金龙川又一表弟。住浒墅关。生一子。常病。偶父子同卧顷。有鬼摄父魂至冥府。冥官责云。汝欠某人债若干。何久不还。父答云。我不识渠。因唤出相认。卽其子也。遂忆前世曾欠债事。冥官命曰。汝速于三宝中为渠还却。一诺而醒。其子宛然在床。心倍醒悟。后为作福延医等事。计满本数。子随去世。母恸哭之。父曰。不须哭也。此是索旧债者耳。备述前梦。因相与奉戒修道。至今尚存。

  湖州府武康县公差。忘其名。路值一男二女。尾其后。行到乡宦骆家。见三人直入骆门。心异之。因待至暮不出。遂问守门者索人。守门人以为诬妄。诤打不已。闻于主翁。翁悟其意。命各房查生产事。乃见牸牛新生三犊。一牡。二牝。卽唤公差视之。三牛毛色。与所见三人服色不异。方知三人已为牛矣。复查其姓名。皆欠骆家租米者也。后三牛旣大。力有强弱。债多者强。债少者弱。分毫无爽焉。

  吴城娄门内有姓蒋者。自幼喜毁神像。崇祯癸酉年。拆其父所造火神殿为门房。毁神像以为薪。然之。冬忽头痛。命家人鸣锣集众。众旣集。眼珠忽迸出。垂于鼻间。死而复苏。苏而复死。口唱冥府。所历诸苦。共经四十二日乃绝。合城人无不见闻。

  宁国府泾县水东乡民。忘其姓名。居常修善。斋僧布施无虚日。偶因病暴卒至冥府。冥王稽其阳算未尽。遣还。民乞曰。为人多苦。不欲更还。如是再三。王乃问欲作何等。答曰。愿预僧流。王惊曰。汝福几何。望此高位。计汝生平福力。只可作一百户耳。民又固乞。设不能为名德沙门。求作一烧火僧足矣。王曰。烧火僧亦万万不易作。且与汝作一千户。何如。民又不欲。王曰。必欲作烧火僧。且回阳间。尽其形寿极力修福。或可冀耳。民遂复苏。作福倍前。数年乃逝。(九华空如老人说)

  世庙时。休邑大傅瀛有童子。名程镃。与同族弟兄捉树上鹁鸠。议定上树者得其二。在树下者得其一。及上树取得三鸠。则树下者皆取去。镃追夺不肯还。遂并取掷杀之。夜梦二青衣执牌来捉云。有人命事。镃避走约二里许。窜入观音大士门中。见大士俨然在焉。二青衣亦追至。镃诉于大士曰。我未尝杀人。何为捉我。二青衣出牌示曰。是三鹁鸠相告。今须同去理会。镃辩曰。鹁鸠不过小禽。何足偿命。况我本与彼约。彼人负约。致我生忿而掷杀之。则罪不独在我也。大士曰。鹁鸠若大。损犯禾苗。则汝杀之。其罪稍轻。今旣初生。未尝有过。汝今杀之。理须偿命。况彼人虽负约。而致之死地者。实汝罪也。但念汝年幼。未有成立。因命二青衣宽其限。至十二年后某日某时。再来追之。二青衣奉大士命而散。镃亦遂寤。至十二年后。镃商于淞江。至期。忽自立于秀野桥下而毙。

  大傅瀛程玄伟。生一子名本大。习儒业。费其家产略尽。于崇祯辛巳。同族兄程天明往姑苏。将本处祖屋卖与其侄。得价仅数十金。俱被天明扣去。空手而回。不数日遂抱郁死。止存一女。已嫁商山吴宅。女归送殓。竟于途中见乃父魂。因附其身而归。骂曰。天明甚无情谊。令我抑郁而死。今已诉于冥王。兼告乡间程宗涵作证矣。我又于杭州江干遇故侄程宽。寄我要打侄妇吴氏十掌。云我止有一子。汝何不肯抚养。乃起异心耶。玄伟闻而诃曰。汝在生时破吾家事殆尽。今旣死去。何故尚来作崇。答曰。吾前世本为商人。汝为店主。见我财宝。谋夺我命。我今特来索债。但因汝任我挥霍。颇快我心。故恕汝命耳。何得以父礼责我哉。

  淞江海口有朱姓者。惯收大猪宰杀为业。崇祯己卯年正月间。至二鼓时。偶起登厕。闻人语声。疑以为盗。执杖随声寻去。乃在猪栏中。作福建人语。一云苦哉。我明日必当见杀矣。一云汝本当作猪七次。今已六次。苦将脱矣。我当作猪五次。今方初次。是为苦耳。其人本解福建乡语。闻之大骇。遂弃恶业。

  又一人。宰羊为业。亦于己卯年正月间。至乡间买四羊牵归。未至家中仅十里许。四羊争踯躅触倒此人。一羊牵其头。一羊按其两足。二羊上其腹。极力抵触致死。(已上四事并程智用亲见故说)

  神庙时。有一士子。弱冠卽举进士。座师及同年诸友。咸器重之。其父待之愈严。稍不如法。辄加笞辱。一日有同年公请士饮酒。士因父责。迟迟乃去。兼向同年哭愬此情。同年大叹服曰。甚矣老年伯之深为年兄也。夫弟辈半生苦心仅获一第。而兄年未二十。亦遂得第。且名声藉藉。反胜弟辈。此造化所忌也。年伯若不用恶辣钳锤。则兄必恣情任意。福寿俱损矣。士乃醒悟。归时顿改旧观。父讶问之。汝为自解我意能如此改过耶。抑谁向汝说破耶。士述同年语以对。父乃敦请同年公。命士礼之为师。以受切磋琢磨之益。

  和州有一居民。忘其姓。养鹅百余只。偶一日。鹅食其亲邻稻谷。邻打杀其鹅至五十余。民妇见之。始亦甚怒。次深思曰。我设欲与成讼。力能胜彼。但须费数十金。计鹅所直。不及其半。且鹅虽死。亦尚可用。何必争此空气。又吾夫今已醉卧。设与知之。或起殴打尤为不便。遂命僮收拾死鹅腌之。次早邻人忽自暴死。其夫醉醒。叹讶其人无病而卒。甚为奇异。妇乃以昨事告之。夫深感曰。设汝昨为我说。我乘醉力。必殴打之。不几成人命乎。乃集亲友作证。拜谢其妇。(已上二事释成泰说)

  池州府殷家汇经纪行。有一棉花客。往乡收花。途遇打狗者负一大犬。买归放生。剩食饲之。弗离左右。一日至丁家洲收花。行主人叫舟送之。犬亦随往。舟子见客银多。起不良心。撑至江边。将客置布袋中。结口投水。犬遂下水。口衔袋结嘶吠不已。渔人见而挽出。客因得苏。回至行中。备言其事。行主安慰客心。佯为不知。往舟子家探问客信。且邀舟子到行饮酒。乃令客出面诘。伏罪奉还原银。

  九华山有住庄人。好杀鹿。一日率众网鹿。见有老鹿身斑异色。四围觅之。鹿见势迫。窜入庄家。众复赶进。鹿跪伏泪下乞命。庄人以矛逆刺鹿目。鹿未去皮。而庄人眼忽先瞎矣。

  青阳县老田吴六房。有家人名吴毛。持戒茹素甚洁。左兵渡江抢虏杀人。主人尽走避之。惟吴毛代主看守房屋。被贼七枪而死。顷之厥弟来看。毛复醒向弟曰。我夙业应七受猪身。因斋戒力。今受七枪以酬往因。径生天矣。言讫遂逝。其弟素不信善。闻之骇然。亦遂回心。

  九华山涧多产石鸡。形似虾蟆而大。味胜家鸡。每有上司过县。必票取之。偶一夜庄人以火照岩。舒手探取。被石鸡咬住两手。死不可拔。直至五更。闻寺钟声。石鸡各似合掌念佛之状。庄人乃得脱手。

  池州府有一人。恒诵三官经。流贼临城。其人梦三官告云。汝前世曾杀一人。今来报仇。不可免矣。惊惧而醒。复加恳祷。又得梦云。往业难逃。岂能曲救。但汝夙冤名朱七。骑红马。明日必来。汝可跪于门前。口称朱七将军饶命。彼或问汝。何故知我名字。卽以两梦告之可也。次日果于门前见有骑红马者。跪称朱七将军饶命。贼闻惊异。问知其故。遂怃然若失。置之不杀而去。

  释复礼。访知友归九华。夜梦黄冠羽流三人奔求救命。旁有同衣诋之。次日行路见一童子。手提三鳝。肥大异常。买放井中。旁有一释。痛加诃骂。谓不宜放入于井。方悟夜梦卽此三鳝云。(已上六事俱释隆仁说)

  徽州商人程伯鳞。久居扬州。事观音大士甚虔。乙酉夏。北兵破扬城。程祷大士求救。乃得梦云。汝家共十七人。余十六口俱不在劫。惟汝在数。不可逃也。程旣醒。又复恳祷。仍得梦云。汝前生杀王麻子二十六刀。今须偿彼。决不可逃。汝当分付家中十六口并住东厢。汝独在中堂俟之。勿并遗累家人也。程颔之。越五日。北兵扣门。程卽问曰。汝非王麻子乎。若是王麻子。可来杀我二十六刀。若非王麻子。则本无怨。不须进门。兵云我正是王麻子。程遂开门纳之。兵下马惊问。汝何以知我姓名。程具以两梦告之。兵叹曰。汝前世杀我二十六刀。我则今世报汝。我今杀汝。汝于来世不将又报我乎。乃以刀背斫程二十六下而宥之。携其家属同至金陵。


佛经唱诵网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本文链接:见闻录
喜欢 (0)
[感恩护持]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