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楼那尊者记事

体方法师 6个月前 (05-31) 59次浏览 0个评论

  富楼尊者记事

  经过这一番的讲解,我们再回到经文中来,大家就会有所体会了。

  第四一三经,上册三百九十七页,在“解脱”的这个主题里面,我们来看看这些佛陀的圣弟子们,或者是听闻佛法的这些居士们,他们的解脱是怎麽样的情况,我们藉一下这些经典来,了解‘解脱’是怎麽一回事,这个四一三经,就是关于富楼尊者记事

  我们来看这个经文,“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尔时、尊者富楼那来诣佛所,稽首礼足,退住一面。白佛言:‘善哉世尊!为我说法。我坐独一静处,专精思惟,不放逸住,乃至自知不受后有’”富楼那先赞叹佛,因为佛陀的开示说法,他得法後专精思惟,不放逸最後自知不受後有,表示他已经证阿罗汉了,他解脱了。

  “佛告富楼那:‘善哉!善哉!能问如来如是之义。谛听,善思,当为汝说。若有比丘,眼见可爱、可乐、可念、可意、长养欲之色,见已欣悦、赞叹、系着,欣悦、赞叹、系着已欢喜,欢喜已乐着,乐着已贪爱,贪爱已阨碍。欢喜、乐着、贪爱、阨碍故,去涅槃远。”佛陀的开示很简单,我们六根触六尘,从眼根来讲见可爱的色、欢喜的、值得你怀念的,很中你的意的,你一直在这个上面,长养你的欲乐,你的欲望就越来越盛了,你见到这些可爱的色就很欢喜,心情就觉得很愉悦,你就会很喜欢赞叹它,就被它绑着了、执着了,你执着了、欢喜了,就会在那边很喜欢,一天到晚想要,那麽就乐着,乐着就产生了贪爱。贪爱来了,将来障碍也来了,“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说。”六根都一样。

  “富楼那!若比丘眼见可爱,(可)乐、可念、可意、长养欲之色,见已不欣悦、不赞叹、不系着,”只要不欣悦 不赞叹不系着,你就不会喜欢,你就不会去贪爱,那就不会产生障碍,所以这里就讲,“不欣悦、不赞叹、不系着故不欢喜,不欢喜故不深乐,不深乐故不贪爱,不贪爱故不阨碍。不欢喜、不深乐、不贪爱、不阨碍故,渐近涅槃。” 它的道理很简单,我们六根触六尘,只要产生喜欢、乐着,後面的染着就来了,问题就来了,只要对万法了解它的真相,(因而)不爱取、不执着、不起贪爱,你跟涅槃就愈来愈近了,(因)执着而远离涅槃,远离执着、贪爱而近涅槃,就是这麽简单。“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说。”用眼来代表,其实六根都是一样的。

  “佛告富楼那:‘我已略说法敎,汝欲何所住’?”我简单的把法要说完了,那麽你要到那里去呢?“富楼那白佛言:‘世尊!我已蒙世尊略说敎诫,我欲于西方输卢那人间游行’。”富楼那想去西方的输卢那,到那个地方去弘法,“佛告富楼那:‘西方输卢那人,凶恶、轻躁、弊暴、好骂。富楼那!汝若闻彼凶恶、轻躁、弊暴、好骂、毁辱者,当如之何?’”佛陀知道他要去弘法,但是那个地区,就像我们讲的边地,那个地方没有佛法的熏习,那个地方的民众、民情很凶恶,到那边去很危险,所以佛陀就问他,如果碰到这种情况,你要怎麽办?那边很凶恶啊,听你说法 不但不服气,还会骂你,找你麻烦,还会毁谤你,那你要怎麽办?“富楼那白佛言:“世尊!若彼西方输卢那国人,面前凶恶、诃骂、毁辱者,我作是念:”我就会用,这样的观念来回应,“彼西方输卢那人,贤善、智慧,虽于我前,凶恶、弊暴、好骂、毁辱我,犹尚不以手石而见打掷。”我会怎麽想呢 ?我说他们还好,他们这些人,还是很善良的,还是很有智慧,虽然性情不好、很凶恶,来毁骂我侮辱我,至少他还没有拿石头来打我,没有真正的伤害我,表示他们还好,我不会认为他们是最不好,他们还好,他们还是蛮善良,这样子去想。

  佛陀就进一步问了,“佛告富楼那:“彼西方输卢那人,但凶恶、轻躁、弊暴、骂辱,于汝则可脱,”如果是这样子,你能够超越了,你不会受他影响,“复当以手石打掷者,当如之何?”就如你讲的,如果他不是只有这样子,而拿起石头来打你,那你要怎麽办?“富楼那白佛言:‘世尊!西方输卢那人,脱以手石加于我者,我当念言:”我就会起这样的想法,“输卢那人贤善、智慧,”我认为他还是善良的,还是不错的,有智慧的,“虽以手石加我而不用刀杖”虽然用手拿石头来打我,还好他没有拿刀杖,石头打还不一定会死嘛,如果用刀来砍可能会没命,对不对,还好,他只是用石头打,还没有拿刀杖来杀害你,他说这样子呢,还算是善良的,还不是最恶劣的。

  佛又进一步问啦,“佛告富楼那:‘若当彼人脱以刀杖而加汝者,复当云何?’”好,(如果)这个人真的是拿刀杖来杀你,那你怎麽办?“富楼那白佛言:世尊!若当彼人脱以刀杖而加我者,当作是念:彼输卢那人贤善、智慧,”我认为他还是善良,还好,“虽以刀杖而加于我,而不见杀,”他虽然伤害我,至少没有把我砍死没命,还有命在,砍受伤了没关系啦,没死就好了,

  “佛告富楼那:‘假使彼人脱杀汝者,当如之何’?”那麽佛就再进一步问了,假使彼人脱杀汝者,当如之何,好,这个人他最後受不了,把你杀了,那你要怎麽办,“富楼那白佛言:‘世尊!若西方输卢那人脱杀我者,当作是念:”如果他真的要杀我,或真正杀了我,我会这么想,“有诸世尊弟子,当厌患身,或以刀自杀,或服毒药,或以绳自系,或投深坑。彼西方输卢那人,贤善、智慧,于我朽败之身,以少作方便,便得解脱”不得了啊,如果他们用刀来杀我,我会怎麽想:我们这些贤圣的圣弟子们,因为听了法,有的修不净观,对这个身心非常厌恶,觉得这个身心的过患非常深重,很多人就自杀了,用刀自己杀自己——自杀,有的呢是服毒药而自杀,有的人呢是拿绳子上吊了——自系,有的呢投到深坑,悬崖断路,跳下去就解决了。

  圣弟子为了厌患这个身体,自杀的都有,他们如果真的来杀我,省得我也自杀,省了我麻烦,他替我解决。为什麽?这身体总是要坏的,总是要腐朽的,他杀了,那不就解决我的事,我的痛苦烦恼,就永远解决了,那不就是完全的解脱吗。我们看到这一经,就有一种体会,每个圣弟子的解脱的心境是什麽?我们从这个地方可以明白,什麽叫解脱,这一经里面,我们可以看到一个问题。在佛世的时代,这些圣弟子们的修行,我们就可以看出发生过什麽事情,佛陀开始教的是不净观,有人就因为修不净观,对这个身体很厌恶,很讨厌,有的就自杀了,有的还帮人家杀,我们这个都上过课了,从这个地方就知道,圣弟子对这个身体是不执着的,对死亡是没有恐惧的,他认为死亡是解脱。

  但我们一般人,不一样喔,我们对死亡是恐惧的,我们希望这一生不得已死了,来生还要往生一个比较安逸、自在、安乐的地方,那个永远的生存的意欲,永远不断。也就是想活下去的那个意欲,那个就是真正的我执——自体爱。但是佛陀所开示的法要,体会到无常无我,真正体会无常无我的人,就没有永恒的生存意欲,没有这个东西。因为我执破了,我欲也破了,一个真正破我执、解脱的阿罗汉,还会在乎这个身体怎麽样吗,他也不过是利用还有生之年,他还是弘传佛法,到西方,因为西方当时佛法不普遍,就像佛经讲的,边地——没有佛法的地方,去那边弘法很危险的。

富楼那尊者记事


佛经唱诵网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本文链接:富楼那尊者记事
喜欢 (0)
[感恩护持]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