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严经的十种佛

梦参法师 6个月前 (05-31) 108次浏览 0个评论

华严经的十种佛

  《华严经》都讲十,以十种佛来摄持。什么叫十种佛?我们经常说「佛陀耶」,我们翻华言是「觉」。觉有三种,有自觉,自己成就了,觉他,让他让一切众生都觉悟,觉行圆满,自觉成就了觉他就是度众生。自觉觉他都圆满了,都成就了,这就是佛。

  这是佛,用十种解释。

  第一正觉佛,成正觉的佛,在印度伽耶菩提树下降伏众魔,成了道业,朗然大悟,证得了无上的果位,这叫成等正觉的正觉佛。正觉佛就是「菩提」,华言叫「道」,菩提华言叫「道」。在菩提树下,就是佛在这个树下成道了,菩提树就是道。成道的菩提,依止树下成道因此而得名,菩提道。这是成的正觉佛。

  第二愿佛(发愿的愿),佛从兜率陀天下生人间,说法度众生还他过去的宿愿,他过去在宿因的时候就发了这个愿,要度众生。成了佛了要去度众生,这个佛就是愿佛。

  第三业报佛,我们经常讲业报,业报有善有恶。佛修万行清净的因,万行因,感他相好庄严的果报,因必结果,这就叫业报佛,就是功德相。

  第四住持佛。佛的真身及他的舍利住持世间,那么永久不坏,这叫住持佛,梵语「舍利」,中国翻那个骨身,或叫「骨灰」,住持佛。

  特别是住持佛,我们现在在我们国土里头,阿育王寺,那是佛舍利,佛身,那叫住持佛。北京灵光寺佛牙塔,那叫住持佛,北京的法门寺佛指舍利,这都是住持佛。他是永久不坏,都是他的骨身,佛入灭之后,火化了之后,他的身分,一一身分就是佛的全体。

  我们好多人说没有见过佛,如果朝过阿育王寺,你也见佛了,所见的不同,随你业报的大小,随你的福报业障。到北京佛牙塔那儿朝朝,到法门寺看看佛指舍利,这都叫佛的色身。住持佛,能住持佛。我们过去没有这个信仰,你的心里有个问号,你看那个舍利,不认为那就是释迦牟尼佛,在其它经论也这样讲。

  佛的身分永远不坏的。那就是他的化身,那就是释迦牟尼佛的化身,如果能见到礼拜供养,这个因缘使你一定能成佛。成就你本具的那个佛,也不是外头来的,成了也是还是你本具的。

  第五涅盘佛,华语的「涅盘」叫「灭度」,还有佛的应身化身示现灭度了,这叫涅盘佛。

  有时候我们认为涅盘是什么灭了?一切的大幻,就是有身,大幻者有身也,身灭了就叫灭度。度脱了、超脱了,大幻永灭,说超度三界了,离开这个肉身之外,这个肉身火化的时候,他现无边的身云,无边的身像云那么多,在这个世界度众生。

  要真正的相信,不止《华严经》这样说,佛也跟地藏王菩萨说,「我并不是光以佛身来度众生」,那以后说了很多了,以一切身云度众生,也形现有情,也形现无情。或者现树木,或者现山石,都可以现,只要能够度众生的,佛就示现,这叫涅盘身。

  第六法界佛,从证得一真法界的无漏的本体之后,有大智能放大光明,遍照一切,这就叫法界佛。他的惑业净尽了,再不沦落三界受生死了。遍于法界处,一切处无不是佛。有缘即现,无缘则隐,隐就是隐没,那就是看你的缘法,看你有缘没缘,就是这个意思。

  第七心佛,心佛是说佛心体离念。我们讲离念真如,如果你契了真如,离念真如了,跟心佛相通了,心佛离念,神通无碍了,心彻就灵通。他本来的真觉,寂然的,这叫心佛。这个心不是我们心脏的那个心。心,你看《金刚经》就说了,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三心了不可得,这叫心佛。这个心佛在《华严经》经文里头讲的地方太多。

  第八三昧佛,梵语「三昧」,华言叫「正定」,我们持很多陀罗尼,陀罗尼就是咒。三昧,念到殊胜的时候,心跟咒合了,那就入三昧了。

  如来常在大定中,说佛常时在定中,就是我们刚才讲如来那个如如不动,说能了知一切,这叫三昧佛。

  第九本性佛,佛具足有大智能,永远照了自性,照了自性,本来就是佛,而且是具足无量的恒河沙性功德。这个佛,我们都是,这个叫什么,本性佛。

  第十随乐佛,乐是希求那个乐,音乐那个乐,就是快乐的那个乐,随众生的希求,乐是当求,求得的时候。说佛随众生机,乐见佛的,见佛欣乐,达到顶点了,心跟佛合一了,佛就现了。如意速疾,非常的快,非常如意,就给你现身说法。给你起成就,修行的事业能够成就这就叫随愿佛。

  这十种佛,简略解释如上。

  众生不是想求福吗?可以供养舍利。以佛的神力加持,我们这个佛像算不算?看你的感如何。人家拜佛,拜的从佛像掉下舍利,有的念经念的从经里掉下舍利来。佛的佛身,无处不遍,就看你的感应力如何。

华严经的十种佛

  我走的地点多,有的人曾经跟我说:“能像弘一法师、慈舟法师、虚云老和尚、倓虚老法师那些大善知识,在哪里有?老法师你给我介绍一个,我去跟他学习。

  我说:“就是弘一法师在,你这个样子,他理都不理你。”

  弘一法师,不是那么容易亲近的。他寮房的门永远是关着的,你想跟他说几句话,他没有时间跟你说。

  慈舟法师,整天披着衣,讲完课,他就围着佛堂转: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倓虚老法师,他的事务多,接触的政府官吏多。我们这里有几位道友,曾经跟着他到过华南,如果你们想跟他多亲近,多说几句话,他没有那个时间,并不是他不慈悲。

  虚云老和尚,他在禅堂讲开示,就是你亲近他的时候。不过一个月他才讲两次,你可以到得了他身边吗?即使他真的在你身边,你能得到他的智能吗?

  在这里,大家熟悉的是倓虚老法师,我就先讲讲倓虚老法师好了。倓虚老法师出家很晚,没出家前受很多苦处,大家看《影尘回忆录》可以记得。可是《影尘回忆录》所写的是表面,还有更深刻的。他是再来的大德。凡是再来的大德,他一定先受些苦难,折磨折磨。

  倓虚老法师,他跟王志一、陆炳南(后来出家即乐果和尚)、于泽圃(即如光法师),他们几个都是道友,共同学佛的。

  那时候,他们在营口宣讲堂共修,而宣讲堂本来是专办善事的。后来,他们转向研究佛学,最初开始即研究《楞严经》,再来研究《金刚经》,他是从《楞严经》、《金刚经》入手的。《金刚经》研究最好的是陆炳南,就是大家所知道的乐果老和尚,我们在东北都叫他“陆金刚”。1938年初,我赴青岛湛山寺依止倓虚老法师。后来跟老师到东北传戒,他特别交待我说:“我有几个老道友,别把他们得罪了。”我因为在老法师跟前担任衣钵,又是法师,又当引礼师,反正四面八方都是通的。那些老居士要见老法师,要是他们来了,遇到老法师正在睡觉,让我给挡下来。

  我们去的那个时候,情况非常复杂,那时东北被日本人占领;同时有日本的特务机关,对我们去的人特别调查,大家看《影尘回忆录》都可以知道。跟老法师一起去的人有善果、善波、如性及我,由于队伍的安全问题,老法师告诉我们言语要特别注意。因此这些老居士来了,当时我年纪小,我就问他:“你是不是佛弟子?”

  “嘿!你这干啥!我学经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我说:“那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我是三宝,老法师是和尚,僧宝是我们的老法师,你是在家居士,你要是不服气,你就剃头出家;不然,你得照着这个制度。”他一赌气就走了。后来我跟老法师说了,老法师就笑一笑。

  老法师的特点是什么?他非常圆融,对谁都是慈悲圆融,这是第一个特点。因此,他对这些老朋友也不得罪;对于我,我没错,他也不能责备我。他知道我的个性,要是我对的,谁说我不对,我要跟你吵;要是我不对的,我跟你磕头。老法师他对任何人,那个弟子、初参、老参,一律平等。

  老法师,他第二个特点:他从来没有私人的东西。

  他的东西,我当衣钵师归我管,我想给谁就给谁,他从不过问,从不过问谁收了东西,谁收了什么好东西,但钱可就不同了:钱,收了,就得交给我们当家的,这是属于十方的。这个特点,不论是到华南、东北,在湛山寺都如是;在东北,不论是哈尔滨极乐寺、营口楞严寺、长春般若寺。

  第二件事是老法师发起学戒,这跟我有一点关系了,因为我是在慈舟老法师那里学戒的,我就经常跟老法师闲谈,谈起学戒的事。老法师就说,那我们请慈老来讲戒,就去请慈舟老法师来了。

  大家看《影尘回忆录》就知道了,老法师出家之后,就做了大法师,他所排除的困难特别大,任何大的艰难,他都顶得住。大家可以看看《影尘回忆录》修极乐寺那种困难,他是把生命看得很淡,就是为了常住,为了寺院,他一定要怎么做。

  还有,我们东北自从请了慈舟老法师讲戒,老法师就下了命令,凡是属于他系统一律“过午不食”。这时哈尔滨极乐寺、长春般若寺等,一律过午不食;别的,我们做不到,过午不食一定要表现。结果我就成了最大的罪人,所有我们东北一些道友及我的同学都骂我:“最坏了!”那时候,谁学戒啊?后来借着学戒,我到极乐寺、般若寺讲戒,我就求老法师,就跟慈舟老法师说:“戒律是有开缘啦!不然行不下去啊!”慈舟老法师说:“怎么开缘呢?”我说:“喝点豆浆吗?晚上就喝点浆,有病的人可以吃啊!这是戒律允可的,不是我们节外生枝的,可以调合一下!”

  倓老法师,他想做什么,如果他认为是正确的,他一定要做;做了,任何人都反对不了他。大家看了“法源寺”那一段,倓老法师接了“法源寺”的方丈,外面的压力,结合旧势力老和尚的压力来压他,他都能坚持,这是他的外相。而且他的行持,他内里的观心方法,是大家所不知道。倓虚老法师,他是学天台四教的,反而请学贤首五教的大德说法,慈老法师是学五教的,而且还是学戒的;像请弘一法师,弘一法师是学戒的,而且是弘扬地藏法门的。老法师都尊敬地请来。

  老法师要我们“坐地参方”,不要到处跑,你们要亲近哪一位大德,我给你们请来。如果不是因为七七事变,我跟妙湛和尚在倓老法师的指示下,原本准备请印光老法师到湛山寺来开一间念佛堂。这是老法师的行持以及弘扬正法的决心。

  现在在香港的法师,倓老系统的弟子占多数,特别是我们东北,好像产生“法身”似的,能讲能说,不论比丘或比丘尼。例如:通愿法师,通愿法师这位比丘尼走得很好,她是东北人。还有一位照法师,她在1935年,就办了女众佛学院。这两位比丘尼走的时候,走得相当好。那时候,我们东北的佛法盛极一时,以至于现在,这不能不说是倓老的特点所造成的。

  要说是老法师的福报很大,他四十多岁才出家,出家之前苦得不得了,子女又很多;一入了佛门,就是法门的龙象。

  老法师在学法的时候很苦,大家看看他在观宗寺求学,考试排榜的时候,前头没有他,年纪大了,记也记不得了。但是一出了观宗寺弘法的时候,他和宝静法师是谛闲老法师之后能继承的人中,最有成就的。

  月霞老法师,他是弘扬贤首五教的,底下出了一位常惺法师,四十多岁就圆寂了;还有慈舟老法师及持松法师。持松法师也后来学密宗去了,那些大德的行持,我们只能取他们一点,除了释迦牟尼佛,每一位菩萨都还有一分无明在,还没有完全断除。

  慈舟老法师的特点是:自修。法师应该弘法,利益众生,而慈舟老法师自我约束非常严。我们“法界学苑”的特点,“超出三界”。

  在鼓山的时候,我们的课室在上头,寝室在下头,中间是我们的念佛堂。我们没有参加禅堂,我们一下了课,老法师就拎着我们在念佛堂,大家念佛。上头是睡觉,下头就是念佛堂,都是讲课,老法师的寮房在门口,你想离开这个门,你都离不开。

  没有初一、十五,也没有星期、礼拜;上午是戒律,下午是华严,你想离开吗?我们那五年(1932—1936),除了过年,大家共同要求老法师:“我们到山上去看一看,旅游一下。”就只有这么一两天假。洗衣服啊!你中午有时间自己洗,不然规定初一、十五洗澡。但是那时候的道友们,总共五十个人。毕了业,除了一个害病死了,一个不缺。现在做得到吗?现在的道场能够五年一个都不走?恐怕早跑了。

  湛山寺就不同了!湛山寺开流水席,一年也有走的,两年也有走的。但是,有个原始班的,就是我们最初去住茅蓬的道友,一个都没走,一直跟着倓老法师,有的还跟到华南。那些大德们之所以能守得住,是心向着道。每一个学生都有一个了生死的心,这是一个根本。如果没有了生死的心,要是从现在的社会来看,就苦死了。

  你说这个自由、那个自由,行动没有自由,没有你的空间;就只有学!学!拜!忏悔!此外没有别的。但是,我们那个时候的同学有成就的很多;不过弘法的不多,这是个人的因缘不同。

  弘一老法师,他很简单,不收徒众,他跟前只有一位传贯法师,还是晚年来照料生活。

华严经的十种佛

  传贯法师应该学得很多吧?不可能,传贯跟弘老很少有谈话的机会。在一天里,早上老法师开了门,进去打整打整,或者想谈些问题,有什么话,老法师不得不跟你说话,写个条子给你,你就照着条子办。你要是有什么问题,写个条子在老法师的门边递着,他把门开开才跟你说。

  我请老法师到青岛湛山寺,因为传贯法师是福建人,谁也不通,必须得增加我一个侍者,只准我能到他的屋,能跟他说话,才只能这样做。

  谁请老法师开示了,老法师总是这样回答:“我还是学人,我还在学,我没有开示你的。”弘一老法师有时候念念佛,有时候就写写。别的都撂了,书法他没撂,因为他要写经,尽写的是“华严偈颂”,他也用书法来弘法。老法师身体不好,讲《随机羯磨》,后来还是仁开法师代课帮忙讲,老法师气力不足,坐着跟你讲,你都听不了。那时他的身子特别坏。

  亲近弘一法师,怎么亲近?你得会亲近,看老法师怎么做,你就怎么做。所以不论你什么时候看,老法师总是坐在他那书桌旁边,写字也好,沉思也好,你在外头看着他的影子,你就能知道了。如果大家到福建泉州看看弘一的纪念馆:出家那时候的伞,下雨天遮雨,夏天遮遮太阳,冬天遮遮雪,坏了他自己修理。看看他漱口的杨枝,还有几口没用完;看看他那个蚊帐,出家时所带,还是那个蚊帐,没有变过。看看他那般清高,你看到了,在心里面深深掉下眼泪。

  老法师有一次问我:“你将来要做什么样的人啊!你看我这样的生活习惯能习惯吗?”我说:“我不习惯。”“你恐怕对我这(习惯)有意见吧?!”我说:“我有点意见,不大,但是我做不到。”我心里所见的:老法师个人的修为清高,老法师素不接触人。

  但是另一方面,老法师身体不好,他的教育,就是身教,你看就好了。

  想跟老法师多接近,他每天要二次散步。在湛山寺的时候,他下午有时间会出来散步。“你别往老法师身边走!”我跟好多同学打招呼。你一走过去,他马上就回寮房了。他不会在路上跟你遇见,随便跟你打打掰,散散步,聊聊天,永远不会跟任何人聊天。你要亲近弘一法师,你亲近得到吗?那时候,闽南佛学院的那批大德都要亲近他,后来都是大法师,他不接触你的。

  弘一法师,他除了写作,还是写作,很少离开桌边,不写不作了,你就会看到烧香的烟,他会点很好的香,在那儿静坐思惟。

  “老法师,您在想些什么?”

  老法师对我说:“我在想我的错处!想我的错处!”换句话说,就是想自己的罪业,随时念念地忏悔。他的特点就是:念念三宝,念念忏罪。这就是般若,没有智能,这样的坚持是做不到的。这个,你在弘一法师的全集、传记,是看不到的。

  我所亲近的大德不多,就只有四位,现在就讲讲虚云老和尚。

  虚云老和尚,对着职事、常住、禅和子,他严肃得不得了。现在灵源法师已经死了,若还没死,他可以作证明,他十二三岁就在老和尚跟前。

  老和尚对着小和尚特别慈蔼。有些小和尚就搂老和尚的胡子,他的胡子很长。“老和尚,你为什么不剃?”

  “过年再剃。”他一年只剃一次头,一年剃一回胡子。老和尚没剃头、没剃胡子,那个相貌,你看了,没几个月又变了,这是他的特点。

  你到他的方丈室,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一张竹床,竹床上头一件小衲衣。他穿衲衣,睡觉如是,走路也如是,还有几件待换洗的衣服。一双鞋,也是好多年了,他的脚又特别大,很长。那个时候,他在禅堂讲开示的时候,我们这些小和尚在后面就溜了,溜到老和尚的房里去。他就跟你讲故事,其它都不跟你讲。讲那个故事,那个山、那个道场啦!尽讲生活习惯,告诉你怎么生活,怎样做个和尚。

  这些个大德,有人说: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你若见到了,真正地说,你恐怕很难依止。

  我们可以看各个祖师语录,紫柏老人跟憨山大师,他们的行止,每一位大德的行止,你听见,羡慕得不得了!真正在你跟前,你没法学,没法接受,就像清凉国师。

  像我们这样子都不能算是他们的弟子。清凉国师,身不着居士之榻,足不沾尼寺之尘。像我们还要到比丘尼庙跟人家讲讲开示,给比丘尼请了过去。他的一生,他的脚不沾尼寺之土。

  虚老法师还有一个特点,不论是哪个女居士想跟虚老亲近一下。你一进去,他就出去了:“知客师!”知客师就知道了老和尚有女客人来,等知客师来了,他才跟你说话,他不单独接见你,不管你是哪位首长夫人。比丘尼一定要有两位以上,他才跟你说。这些大德的特点,你要知道。

  像清凉国师,那么圆融,读华严,作疏钞,“行要方,心要圆”。反正,你做起事一定得有规律,所以一定要学《随机羯磨》,要学戒律。你的心,圆融是须要圆融,“心要圆,行要方”,不然我们是凡夫,凡夫就是容易随着环境所转。随环境转,你就堕落了。

  我今天之所以会念《地藏经》,拜《地藏忏》、拜《占察忏》,求请地藏菩萨让我地狱免了,不然,我非下地狱不可;我天天拜着,地狱就免了。

  “南林精舍”,离这里很近。我跟那些比丘尼说:“你们的道场很好,不要跑,这就是你们了生死的地方。”在台湾,我顶礼膜拜赞叹的道场,我感觉到“正觉精舍”跟“南林精舍”,确实是要我们了生死的。

  不错,我们现在生死没了,但是,我们的心是想了生死,我们是伏惑、断惑。我们现在不能够有力量一下子断干净;但是一定要把它压下去,不能让它起现行,“能伏就能断”。

  最后供养大家:“降伏烦恼就是解脱”。学佛就是解脱,不是要懈怠;学佛就是要降伏烦恼。你现在要感觉有烦恼了,一定要降伏,不要随着烦恼转;一定要求解脱,要是要求束绑别在佛门、寺庙争闲气,那个道友碰到谁了,谁又磕到谁了,谁又对谁不如意了,这些跟生死毫不相干。

  我自己还是有很多的错误,向大家忏悔,这就算是供养大家。

  现在和大家讲讲学习的方法,不然以后的经文,特别是《华严经·人法界品》,你没办法进入。不但学得不欢喜,反而会生烦恼,学习也得有个方法。有的老师包办代替。包办代替好像这个老师很好,讲得很详细,其实这种办法不好。应该给学生一种启发他自己的思想。让他多动动脑筋的机会,而这种带有启发性的教授。并不是给学生讲得非常详细。

  没住监狱之前我也不懂得学习方法。我是接着文字、教义、书本上来说的。但住监狱之后。常参加各种劳动。十五年之后的十八年劳动,我在那里体会到了。体会到什么呢?就是学习得有方法啊!我在监狱里当过泥水匠,也和过水泥,也烧砖、烧瓦、又学过木工怎么搭架。怎么扎好东西,做过很多的工作。之前,人家跟我说:一丈,一尺土。要弄多少块砖,用三四七的。二五八的,什么什么砖,我听着听着脑壳都大了,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呢?

  没有用心。还有挖土是按方算钱。人家一天挖十方土。十方土有好多钱,你一天一方土都挖不到。连吃饭钱都挣不到。什么原因呢?每一件事都得动脑子。看是体力活,也是用心计啊。如果你不用脑子,光拿那个镐头,一方土一方土去挖,你挖去吧,一天你顶多挖一方土。如果拿钢钎挖土,用钢钎打洞,并拿水浇,这样,这一挖就十几方了。这就是方法。

  学习也是如此。学习方法不对,你怎么能进人呢?所以得动脑筋。比如说这间房子,盖这层楼,要多少砖,要如何算?人家算的是二五八,什么叫二五八呀?这一块砖,它是二寸厚。五寸宽。八寸长。用四两土。或者用八两土,用多少水分,多少土。如我打一万块砖。我用十方土。用多少水呢?用一吨水,这都是用脑不光是用手。再如学那个刨子推,初时怎么推也推不平,一会手重了,一会手轻了,这都是不用心在操作啊。你用惯了,用心一推,噔!噔!成品就出来了。所以文殊师利菩萨教授众生说:“善用其心,则获一切胜妙功德。”善用其心,我只是举以上的例子来说明而已。

  很多同学在听课时听不进去。“究竟这个老和尚在讲什么呢?”听着听着就生烦恼。就不听了,不听了干什么呢?就坐在那打瞌睡。因为思想进不去。不就是睡大觉了嘛。要想思想进得去,就得把这个学习的思路打开。懂得这些,你干任何事情,都要善用其心。若心不在焉,那是进不去的。咱们现在学的是心法,你怎么能人到三昧?我刚才说的那些事情都是三昧。学佛法的人,要专门用你这个脑子。我们说开智慧,你不用它,怎么开智慧啊!

  那怎么用呢?善用其心,文殊菩萨教我们善用其心,多思考,常分析。分析就是思惟,思惟就观察、观照。心用熟了,熟能生巧。你天天打坐的时候干什么?思惟嘛。参禅打坐是思惟修,思惟修是把脑子,精神至心一处,把心达到一定高度的集中,就能开智慧。古来的大德用功的时候。都不知道吃饭睡觉了,那时心达到最高的集中点,才开悟呢。你不用心,一天定不下来。那你办什么事情都没得智慧,做什么事也做不好。

  学习的时候,也要善用其心。用心思惟,才能够进人,这样你越学越快乐,越快乐越想学。把经上佛教授的话,去实行变成你自己的。变成你自己的,有什么好处呢?到你有困难的时候,能够把佛所教授的方法用得上。不然经是经,你是你,到你八苦交煎来的时候,一点办法都没有,所学的一点也用不上,对治不了那些痛苦。

  佛所教导我们的是约心来说,而不是身,你做任何事情全是用心。所以,学佛法就是学的心法。你要想变化你的心,这个心是没有相的,认得一切法都是假的,空的。遇到任何事物的发生,你都要想到它是空的,这个空不是什么都没有,不是断灭空,是般若性空。用种种方法,让自心不起烦恼,这样慢慢地就会开智慧。开了智慧,你才能深入认识,认识了之后照你认识的,去支配你的思想,用你的思想支配你所做的一切,所说的一切,忆念所想的一切,这样你才能够转变你的三业。

  放不下,看不破。那你学的《华严经》,一点用处都没有。它不能够转变你的烦恼,有什么用啊?学一年,学十年,你再出家一百年,也只能是变个老糊涂,什么都不知道了。这样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被你的妄想,被你的意识所支配着。

  因此大家要好好学。社会上讲,带着问题学。咱们是凡夫,每天都在烦恼当中,带着烦恼学习断烦恼方法,断了烦恼,智慧自然就开了,能断烦恼的那个就是智慧。

华严经的十种佛

  梦参老和尚生于公元一九一五年,中国黑龙江省开通县人。年少轻狂,个性机灵、特立独行,年仅13岁便踏入社会,加入东北讲武堂军校,自此展开浪漫又传奇的修行生涯。

  随着九一八事变,东北讲武堂退至北京,讲武堂并入黄埔军校第八期,但他未去学校,转而出家。

  他之所以发心出家是因为曾在作梦中梦见自己坠入大海,有一位老太太以小船救离困境。这位老太太向他指示两条路,其中一条路是前往一栋宫殿般的地方,说这是他一生的归宿。醒后,经过询问,梦中的宫殿境界就是上房山的下院,遂于一九三一年,前往北京近郊上房山兜率寺,依止修林和尚出家;惟修林和尚的小庙位于海淀药王庙,就在药王庙剃度落发,法名为「觉醒」。但是他认为自己没有觉也没有醒,再加上是作梦的因缘出家,便给自己取名为「梦参」。

  当时年仅十六岁的梦参法师,得知北京拈花寺将举办三坛大戒,遂前往依止全朗和尚受具足戒。受戒后,又因作梦因缘,催促他南下九华山朝山,正适逢六十年举行一次的开启地藏菩萨肉身塔法会,当时并不为意,此次的参访地藏菩萨肉身,却为他日后平反出狱,全面弘扬《地藏三经》法门,种下深远的因缘。

  在九华山这段期间,他看到慈舟老法师在鼓山开办法界学院的招生简章,遂于一九三二年春天到鼓山涌泉寺,入法界学苑,依止慈舟老法师学习《华严经》与戒律,时间长达五年之久。

  鼓山学习《华严经》的期间,在慈舟老法师的亲自指点下,日夜礼拜〈普贤行愿品〉,开启宿世学习经论的智能;又在慈老的调教下,年仅二十岁便以代座讲课的机缘,逐步成长为独当一面,口若悬河,畅演《弥陀经》等大小经论的法师。

  法界学苑是由虚云老和尚创办的,经历五年时间停办。之后,他又转往青岛湛山寺,向倓虚老法师学习天台四教。

  在青岛湛山寺期间,他担任湛山寺书记,经常衔命负责湛山寺涉外事务。曾赴厦门迎请弘一老法师赴湛山,讲述「随机羯磨」,并做弘老的外护侍者,护持弘老生活起居半年。弘一老法师除亲赠手书的〈净行品〉,并嘱托他弘扬《地藏三经》。

  当时中国内忧外患日益加剧,日本关东军逐步占领华北地区,在北京期间,以善巧方便智慧,掩护许多国共两党的抗日份子幸免于难。一九四○年,终因遭人检举被日军的追捕,遂乔装雍和宫喇嘛的侍者身份离开北京,转往上海、香港;并获得香港方养秋居士的鼎力资助,顺利经由印度,前往西藏色拉寺依止夏巴仁波切,学习黄教菩提道修法次第。

  在西藏拉萨修学五年,藏传法名为「滚却图登」;由于当时西藏政局产生重大变化,排除汉人、汉僧风潮日起,遂前往青海、西康等地游历。一九四九年底,在夏巴仁波切与梦境的催促下离开藏区。

  此时中国内战结束,国民党退守台湾,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北京宣布成立。一九五○年元月,正值青壮年的梦参法师,在四川甘孜时因不愿意放弃僧人身份,不愿意进藏参与工作,虽经过二年学习依旧不愿意还俗,遂被捕入狱;又因在狱中宣传佛法,被以反革命之名判刑十五年、劳动改造十八年,自此「梦参」的名字隐退了,被狱中各种的代号所替换。

  他虽然入狱三十三年,却也避开了三反五反、文革等动乱,并看尽真实的人性,将深奥佛法与具体的生活智慧结合起来;为日后出狱弘法,形成了一套独具魅力的弘法语言与修行风格。

  时年六十九岁,中央落实宗教政策,于一九八二年平反出狱,自四川返回北京落户,任教于北京中国佛学院;并以讲师身份讲述《四分律》,踏出重新弘法的第一步。梦老希望以未来三十三年的时间,补足这段失落的岁月。

  因旧友妙湛长老出任厦门南普陀寺方丈,遂于一九八四年受邀恢复闽南佛学院,并担任教务长一职。一方面培育新一代的僧人,一方面开讲《华严经》,讲至〈离世间品〉便因万佛城宣化老和尚的邀请前往美国,中止了《华严经》的课程。

  自此在美国、加拿大、纽西兰、新加坡、香港、台湾等地区弘法的梦老,开始弘扬世所罕闻的《地藏三经》:《占察善恶业报经》、《地藏经》、《地藏十轮经》与《华严三品》,终因契合时机,法缘日益鼎盛。

  梦老在海外弘法十五年,广开皈依、剃度因缘,满各地三宝弟子的愿心。目前梦老的剃度弟子,遍及中国大陆、台湾、香港、新加坡、美国等地区。他并承通愿法师之遗愿嘱托,鼎力掖助她的弟子,兴建女众戒律道场;同时,顺利恢复雁荡山能仁寺。

  年届九十,也是落叶归根的时候了,梦老在五台山度过九十大寿,并以五年多的时间,勉力克服身心环境的障碍,在普寿寺讲完《大方广佛华严经》(八十华严)共五百余座,了却多年来未曾圆满的心愿。其间,又应各地皈依弟子之请求,陆续开讲《大乘大集地藏十轮经》、《法华经》、《楞严经》等大乘经论。

  梦老在五台山静修、讲经,虽已九十七高龄,除耳疾等色身问题外,依旧声如洪钟,法音摄受人心;在这期间,除非身体违和等特殊情形,还是维持长久以来定时定量的个人日课,俨然成为深山中的一盏明灯,常时照耀加被幽冥众生。

  在佛教讲平等,看一切众生平等,一切众生也都是佛,一切众生也都能成佛。相信自己是佛,相信自己是毗卢遮那;佛跟众生是平等平等的,师父、徒弟都是道友,平等平等。

  这里很多道友都持银钱戒,钱,在我们这没用处,有饭吃就行了,一天安安静静修行,你说它还有什么用处?这里生活所用的,非常的少,没有什么特别的娱乐,上殿、念经,这就是我们的娱乐。

  另外还有什么?无求,无求是因为我们无贪。无求、无贪,所以我们才平静。不争,无争、无求、无贪,我们得到没有?无所得,得即无得,只求温饱修道而已,其它无所求。

  能达到这步田地,能肯这样做,这是极初步的又初步,只是入了佛门,懂得佛所教授的一点道理,在这个上起修,修无我,修无常。


佛经唱诵网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本文链接:华严经的十种佛
喜欢 (0)
[感恩护持]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