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染有爱那就不是出世法了

体光法师 6个月前 (05-31) 83次浏览 0个评论

有染有爱那就不是出世法了

  摘自体光老和尚禅七开示(四十五)

  出世法跟世间法是怎么回事呢?没别的,就是我们所做的社会上这一切,有染有爱,有嗔恨,有贪心,你所作这一切呀,都是世间法。你比方我们这个和尚,持戒坐禅,没有染没有爱,要成就戒定慧三无漏学,受戒要持戒,这就是出世法。这一切的行动,思想上没有染、没有爱,所作皆办,具诸佛法,那为什么我们出家人要离开家呢?因为那是世间法,你不割爱辞亲,你脱不了,他缠住你了,剃发染衣,出家受戒,这就是出世法,可是你要还是有染有爱,你虽然穿上了和尚衣服也不行,怎么?你还有染心爱心,虽然说这一切佛法是出世法,你有染有爱那就不是出世法了,应当知道这个道理,我们的方向、我们的目的,就是不染一尘,不生一念,这就是出世法!

  大概有好多的菩萨在那里看经,这经好多啊,有时间看看也行,三藏十二部所指,就是明心见性。这是我们的目的,不要弄错,那你在这个世间上很难搞啊,不对了就被他们转了,这男男女女的,长长短短的这社会上啰里啰嗦的事把你包围了,要有一个很好的区别对待。反正现在我们也有饭吃,也不求谁,求他干什么?我们时时刻刻,知道我们是个佛教徒,我们是佛的弟子啊!佛生在皇宫他都不染,我们也学嘛,也不染嘛,不就可以了吗?

  。。。。。。。。。。。。。。。

  修道的目的就是不生不灭

  摘自体光老和尚禅七开示(四十六)

  都是这个样子过来的,我们要学诸佛菩萨,也从这里走,这是个老路。老路是什么样子呢?也就是从生灭达到不生不灭,这个样子来修行,免得走冤枉路。虽然是我们吃饭穿衣,一举一动,要按说应该知道这是无常,早上吃了饭中午还要吃,不吃行吗?不吃不行。我们要知道,我们吃饭,为的修行,为的不生不灭我们才吃饭,我们道场的目的是修道的,修道的目的就是不生不灭。整个社会上所有的行动,乃至国家建设,这都属于生灭,我们在这个幻化世界上达到不生不灭,我们修行的过程还不能违犯了生灭,因为你的生活,你的住处,就连我们的信仰,跟这个社会不是分开的,虽然不是分开的,也不能染,这才没有问题。你要是有抵触,一定要分开,分什么呢?因为释迦牟尼佛说的,众生都有佛性嘛,我们跟他们分什么呢?一个有觉悟,一个没有觉悟的问题,这没有什么争,争什么呢?好象是在这个争的时代,有些事情不争还不行,我们争是为了修道来争,不是贪名图利而争,我们在这个幻化的时代,有些事情你要是不争啊,这些事情你也弄不成,你不得不争,那就是人家要摧残我们这个佛教,前面这些善知识,他也不得不争一下,争也就是为了我们佛教能在这个时代存在,旁的有什么呢?我们在这个生灭不停的时代,我们赶快修行,要努力,天气凉快了,要把你所用的那个功夫啊,一时一刻也不要放松,松了你就偏离到那个生灭之中了,你应该知道,我们学的是不生不灭,虽然学的是不生不灭,你搞起来还是生灭,比方看话头,你一会在,一会不在,那不就是生灭吗?念阿弥陀佛,一会念了,一会又没有念,你还是生灭,一提不再提,一枝香、一天一时一日一月一年,你所看那个话头在,虽然是你这个身体属于生灭,你用的那个功夫他不属于生灭,这才行,那就是要发真实道心,把这些长长短短的习气去了。要按道场,一进八月,那就是要认真了,到九月,要加香,那就越弄越紧张,到十月要起七,起七就是万缘放下,单单的的要做到克期取证,这才是真正的道场,不是吃喝玩乐的,扯七扯八的,我们要认真。在这一年,在这一个月,要得到实际行动。

  禅宗讲见地,我们有佛性,这是自性法身,不是修来的,有佛性就会成佛,古人说,水清月现,古月照寒泉,泉中且无月,月自在青天。天上那个月亮照在泉里边,泉中可没有月,月在哪儿,月自在青天。这些佛菩萨拿着有形有相的东西,把我们自性的本体表达出来,我们跑香坐香为的这个,我们吃饭穿衣也是为的这个,这一举一动都是为的修行,为的修行才吃饭,这色身他虽然是个幻化,幻化空身即法身,从这幻化之中得到实际,这修行就是这个样,你说修行是个什么样呢?这修行什么样都不是,你要有一个形相就属于生灭,《金刚经》说:应无所往而生其心。哪有什么样子呢?佛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佛出世说了种种的办法,都是要让我们见到这个佛性,这个佛法就是怎么样也对,怎么样对是对,你有一个执著心,怎么样也不对,在这一切行动中,没有染,没有执着都对,你不管说什么,你有一个执着心,有一个妄想心,你有一个嗔心,你在那拜佛也不对,念佛也不对,修行人要断尽贪嗔痴,贪嗔痴要不甩掉的话,你修什么也不行,佛说的这一切修道的方式方法,以净心,以净缘成就我们自性,自净其意是诸佛教,自己看经拜佛,一定要达到见性,目的要晓得。

  摘自体光老和尚禅七开示(四十五)

  为什么禅堂里有那么多规矩呢?这规矩外表是制身,实际是治心,你心一动啊,就有了一个隔阂。这禅堂里注重的就是起心动念,即乖法体,有心即错,动念即乖,禅堂里就是这个样,那个意思就是你把你的,你自己的观点,你自己的想法,统统不要了,一点也不要留,干干净净的,你所用的那个功存在,要真是得到实际,你用的那个功也就转成般若大智了,你自己的本体自性发明了,看话头的目的也就是为了见性,话头看的纯洁了,走路也是话头,吃饭也是话头,行住坐卧二六时中,都有话头在,把这妄想、昏沉、执着转成一个话头。你要念阿弥陀佛,完全是一个阿弥陀佛,你要持咒子,什么妄想也没有了,就是你那一个咒子,这是修道的开端,不这样不行,不然你老是那个昏沉妄想,那都成它了,你的正念就站不住了。那什么是开悟?什么是见性?你功夫要用的单单的的,狂心顿歇,即菩萨提,你那个妄想烦恼要休息,这般若智以现前,菩提心而不退,这都靠你这一念不生啊,你功夫不到这个一念不生、一尘不染的话,你这般若智他不会现前,那你只顾打妄想嘛!这也没别的,就是你这个妄想、昏沉太熟了,你这功夫啊,还没用熟,正用功他怎么打起妄想来了?就是没用熟啊,要知道,用功要生处转熟,你看这个话头、念这个佛号太生了,要把他弄熟,因为你这多少年,从父母生下来就会打妄想,弄惯了,你才出家几天呢?妄想昏沉太熟了,要专注一境,这样来做,把这个专注一境的功夫要做的很熟,睡觉它也在,坐香走路它都在,什么昏沉、什么妄想,都甩不掉它。什么是妄想啊?哪有妄想啊?就是你那个弄的太熟了,你把功夫用熟,妄想烦恼昏沉都变成了你这一句正念,自然就不在了,这就是用功。用个三年五载,自己可以得一个实际,那不是说你想怎么就怎么呀,不行,你把你所用那个功夫熟中极熟,你那妄想生中极生,一天两天不打一个妄想,那就对了。

  古人提出来,父母未生以前本来的面目,那就是沩山祖师说香岩禅师,香岩他聪明啊,他在百丈老人那里他最聪明了,问他一句他能答复十句,问十句,他能答复一百句。后来百丈老人圆寂了,他依靠的人不在了,他就是文化好,也很会说,按这个禅宗来说,会说,文化好还不行。他就到沩山,他有好多文章,沩山当时他们同在百丈,他喊沩山师兄,沩山知道他,就说师弟呀,你在先师那里问一答十,问十答百,你到这儿来了,我不问你多,我只问你一句:父母未生之前,如何是本来的面目?要答复啊。他答复了好多,沩山说你答复这都不是,都不是我所问的意思,就不承认。他好丢脸,他想着我这好多年学习,这一句都答复不出来,我还学啥呢!把他的文章诗句用火烧了,他那意思呀,从今以后不学佛法了,学了这么多年没用,被师兄一句话问的,都作废了。后来就走了,往北方去,经过湖北,到了河南香岩寺,那时慧忠国师已经圆寂了,他就在香岩寺里种菜,因为他有底子啊,他用过多少年功啊,种了几年菜,挖地,地里有石头、瓦块它碍事,就丢到外边,有一天哪,他拣了一个瓦片,往外一丢,碰在那个竹子上响了一下,他心里就明白了,他说什么: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忘就是忘我啊,我执法执都没了,见了性了。他一见了性啊,他一切都通达了,那就是沩山再问他什么他都会答复,这一说出了一个人,那了不得啊!后来传传,传到沩山那儿了,沩山下面有个仰山,沩山就说:师弟他已经过来了!仰山有点疑惑,为了弄个明白,不远千里,从湖南走到河南香岩寺,古代哪有汽车呀?他还在那儿种菜,一到菜园里,都是熟人嘛,就说,我听先师说你已经过来了,如来禅你是明白,祖师禅你梦还没梦到呢!香岩就说:师兄,你听我再说,去年穷,还锥脚之地,今年穷,我连锥脚之地也没了。这仰山就恭喜啊:佛门又出了一个栋梁!承认了,不但是如来禅,祖师禅也彻底了。象六祖说的,祖师禅就是只论见性,不论禅定解脱,禅定解脱就是如来禅,那我们懂得了吗?我们现在还不懂,不懂那不能算了。

  我们用功,禅堂里有两个方法,一个是看念佛是谁,一个是参念佛是谁,这个是云居山大慧宗杲禅师提出来的,他就在那儿作方丈,他是念阿弥陀佛开了悟、见了理,他提出来念佛是谁。虚老和尚多少年都是叫看念佛是谁,看话头也就是观心,观心无念。你观这个念佛是谁,静观来处,不要用劲,那不是用劲的事,你去劳动要用劲,这看话头你不要用尽哪,我们不是气功,越轻越好,越细越好,只要你那个话头使它在,这些修道的方式方法都是摄受初发心的,有些禅宗的善知识,念佛是谁?究竟是谁?到底是谁?拼命的参,用力用劲,这只是刚开始一个初发心,你不这样弄一下的话,他这妄想太多了,看话头要细,细中之细最难明,直到寻到无寻处,始知凡心是佛心。这个心要细,只观看妄想的来处,落在何处,你不管妄想再多再大,你追究一下这个妄想的来处,确实你找不到地方啊,这个样子对付刚用功是有好处,你要不用这个,那就只顾打妄想了,你想念阿弥陀佛也不行,用力用劲弄不好他会出毛病,实在来说不要用力用劲,它不是用劲的东西嘛,做事要用力,这个话头你要用力用在哪里去呢?你只要细心的看着它,使它在,开始也叫想,你想着它,如母忆子,就象妈妈丢了小孩子,又象小孩要找妈妈,时时刻刻,忆念不忘,跟念佛一样,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看话头也是忆兹念兹,念念在兹,这个忆就是个疑,只忆不念,就是疑情,只有这个忆的念头在,不要起心动念去想,只照顾这个意思,只照顾这个疑情,总来说不要忘了,走路也不要忘,吃饭也不要忘,做事也不要忘,这时间久了,会有一个水落石出,用就这样用。

  这用功是一个很难的事情,为什么难?一个是没用熟,功夫太生了,弄不好就到它那边去了,打一阵子妄想还不知道呢,想起来才晓得,开始用功就这个样,把你的功夫想起来,不要忘了,时时刻刻想着它,忘了赶快想起来,世上无难事啊,就是我们这个修行要难哪,有的弄了几年还搞不到一个水落石出,怎么?就是我们妄想太熟了,烦恼太多了,一动就被它转了。古人用功都是三十年五十载,赵州三十年不杂用心,这一天吃一粥一饭还动念头,你看这用功难不难?人家赵州老人是开了悟之后啊,我们这不管他开悟不开悟,生死了不了,你总要踏踏实实的把所用的功夫时时刻刻的弄稳当,外面的音声色相你不要被这个转,你虽然是没有离开这些色相,你不要去染它,出家人最要紧的要去爱,你要有这个爱,这功夫可是不容易用上,爱了嘛,变了,它不是那个东西了。

  我们这个地方还好一点,现在有好多地方你不要说这个了,人家不是弄这个的,你到这里来了嘛,就要发道心,自己过去的长长短短,不管了,不要继续了,要自己决定行门,行住坐卧都把你那个功夫用上,这要很细心,很注意。

  佛教里这一切规矩就在禅堂里边,三千威仪、八万细行都在这里,这个禅堂也小,住禅堂的人在外寮睡。按说禅堂大了,维那师父有个寮房,他不在寮房睡觉,他在那个香桌,靠他坐的那个位子,他在那里睡觉,禅堂里四个班首,堂主师父在西单后边那里睡觉,也不回寮房,作什么呢?禅堂里广单有人说话,他要管呀,不能说话,夜晚也要管,夜晚维那师父要查单,以前当值的有手罩,维那师父手提香板,那个手拿着手罩,你鞋子没摆好,他香板一拔,他有帘子,他把那个幔子一拔,看你睡觉有没睡好,睡觉吉祥而卧,这是学佛的,不能趴那儿睡觉,趴那里是畜生,仰着睡是修罗,这一举一动都要上正规,堂堂的比丘,人天的师范,不是个小事啊,不是随随便便的。禅堂里样样都是生的,跑香不会跑,坐香也不会坐,盘腿子不会盘,放腿子不会放,摆鞋子不会摆,你看禅堂里你这一动,都错了。你穿个鞋子,穿个袜子也有规矩,为什么有这么多规矩呢?就是制伏妄想烦恼的,三千威仪、八万细行这都是佛法,你这个烦恼,无明都是违犯修行的,应该用这些微细的规矩来治。

  比丘啊,可不是个简单的称呼,这修行人,要久住丛林,亲近有道德的,这里边住人多,他里边有修行人,什么是参学啊?看见哪个师父的修行好,就跟这个师父学,这就是参学呀,看那个人一举一动都有规矩就向他学,这就是参学,不是乱的,想怎么就怎么,思想上正规,你的烦恼、习气毛病,归宗一个正念,这样才身心清净,为什么这烦烦恼脑的,动走西走啊?功夫没上正规,烦恼、无名火,看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光看人家不对,自己的贪嗔痴一点也不防御,这当什么参学呀?人家虚老和尚走遍天下,他走了一千多个县,差不多的县他都走过,他说:走遍天下寻知己,未识这个是知音,挑雪填井无休息,龟毛着处兴丛林,耗费施主钱和米,空劳一生遭苦辛。他说的都是比喻,善知识绝没有妄言哪,说的都是实在,踏踏实实,真实不虚。那么后来的人不能忘了善知识教导,一切时、一切处,就是吃顿饭,做点事也要踏踏实实的,就是一个实在,不要弄的虚虚假假,长长短短,说是说非,一出了禅堂门口哇哇讲话,那就没有功夫了,有功夫哪会这样?白天是妄想,夜晚是梦想,这不都成了这些玩意了?确实的功夫没有用,自己要深生惭愧!要认真!催板。

  摘自体光老和尚禅七开示(四十七)

  古代赵州禅师,三十年不杂用心,这三十年功夫都不打失,他这极熟啊!昼夜六时功夫都在,我们这一枝香能不能叫它在,可能还不容易,这样来说我们比古人就要差一些,那古人他怎么能多少年都不打失?念阿弥陀佛一日乃至七日,一心不乱,不要说是七日了,你能有一个钟头不乱啊,你这个行走坐卧,就不是一般的人了,还用七天啊?你走路吃饭就不是那个样子了,这个功夫上了正规的人,他不容易害病,因为他已经走上正路了,病也少了,妄想也少,这个样的人哪,很好用功啊,他功夫熟了,他不断了,他信心也坚固了,我们现在一会用一会不用,勉强的用上一下,有的半天、一个钟头还不提起来,这怎么造成这个样了?就是没有信心,这妄想太多了,用功的时间太少,没别的,就是不熟。那自己要认真的把自己所弄的功夫用熟,吃饭的时候叫它在,睡觉的时候叫它在,睡觉一睡着不在了,醒了赶快叫它在,长期认真把功夫用上,功夫用上了,那还怕打妄想?还怕烦恼啊?因为他没有这个了,他已经越过这个坎了,他已经有主宰了,就是有病也不怕,没有什么可怕的,他能够自己善调身心,他不胡思乱想了。现在没有用上的赶快用上,用上的更好去用,这全靠自己,别人帮忙也帮不上,因为打妄想是自己打的,并不是别人打的,真实用功全靠自己,这班首师父也不过说说。

  或是家庭,或是社会与自己不怎么合适,引起来出家修行。诸法从缘生,唐朝安禄山造反,李原的父亲守东都,安禄山逼破了洛阳,就把李都督杀了,安禄山的儿子想夺位,把他父亲又杀了,唐朝就借这个机会把他们收拾了,李原信仰佛教,他把住宅、田地改成了寺庙,请元泽禅师担任住持。这李原居士想朝峨嵋山,邀元泽禅师一块去,元泽想走西京到四川,李原不愿意到西京见到熟人,想走武汉水路到四川,元泽禅师他是过来人,李原他不知道元泽的想法,到汉口坐船走了几天,水上起了风,就把船靠岸边,村庄这男男女女的就到河边洗东西,元泽禅师看到一个黑衣服的妇女过来了,他就哭起来了,这李原就问他,元泽禅师说:我不愿意走这个路啊,我就是怕见这个妇女,这个妇女怀孕三年了,就是等我去投胎,假若不见没有事,这见了不行了,一定要给他当儿子。元泽禅师就说:再过十二年,到杭州天竺山前边会面,明天我生下来,你要到我家里去看,我要见到你会笑起来,以此为证。元泽禅师安排完之后就走了,李原也没有心朝山了,就回家了。时间很快,一晃过了十二年,八月十五要在杭州见面,他来到天竺那里,看见一头牛,上面骑了个小孩,笛子吹的哇哇响,这小孩一见李原就说:三生石上有青魂,禅月清风不要论,惭愧行人远相访,此生随宜性长存。这李原一听就上前合掌,小孩就说,李居士,你真守信,一勒牛鼻子上桥头就走了,又说:身前身后事茫茫,如幻因缘空断肠,吴越江山游一遍,烟雨却回上瞿塘。就是说骑牛的小孩已经不是江边的那个小孩了,那个小孩已经死了,又在杭州投胎,这个骑牛的小孩走了就要死,又要到瞿塘投胎。

  按他们教下判断,这元泽禅师证了初果,他能够七返人间,证阿罗汉果,虽然是有大智慧,有大神通,能知道过去未来,可是投生还是免不了。这是谁提出来的呢?这是印光老法师他提出来的,假若有这种功夫,生死虽然是没有实际的把握,他自己也掌握了一部分,净土宗说,这样的人要往生的话,肯定是上品上生,哪还要经过这几生几死呢?禅宗说要是了生死的话,非彻底见性,不见性不行,你功夫好也不中,元泽禅师这还没有功夫啊,这确实了不起,他能知道死去生来,死去生来要证了四果罗汉就没事了,这个修行啊,差一点都不行。《四十二章经》上说,阿罗汉能旷劫寿命,这修行很难,再难也不能算了,越是艰难越是往前进,或是参禅或是念佛,要努力,要把他当成头等大事,不管什么要紧的事情也没有这个要紧,念念在兹,时时刻刻在这儿用功,生死大事嘛,马马虎虎不行,不管修行什么,都要认真,会说不行。

有染有爱那就不是出世法了

  摘自体光老和尚禅七开示(四十三)

  我们是学佛的,要制心一处,你用的功夫,要时时刻刻现前,这妄想烦恼,人我是非都要把他舍掉。说是这样说呀,我们的习气毛病以后还是要放下,要时时刻刻的警觉自己,白天夜晚,时时刻刻在那里修行,在那里用功,它妄想烦恼、人我是非它不是少了吗?古代人在山中修行,用功用的落堂,什么是落堂?就是不断了,我们现在一会儿有,一会儿又没有,这是间断,说要打成一片,赵州禅师三十年不杂用心,他就是功夫成片了,我们要学就学这些祖师啊。白天如是,夜晚如是,行住坐卧,二六时中,功夫都要时时刻刻现前,这是道场,道场就是这样,修行就是这么样搞,那就不管他人长长短短的,你只照顾你的功夫。虽然是你做点什么事情,你是身动了,你这心要制之一处,不被身动所约束,长期就是这个样,这不就是一个道人吗?到哪去找修行啊?修行不是找的,就是自己。

  。。。。。。。。。。。。。。。。。。。。。。

  修行人要一时一刻把自己的功夫当成最重要的事情摘自体光老和尚禅七开示(四十四)

  西湖灵隐寺,这很早了,印度那边也有个宝掌和尚,他是汉朝的人,他看那个灵鹫山上有一节山峰飞走了,他想找,他看往东边飞走了,他说我要找到了,我就在那里开个道场。古代的时候从印度走新疆那边不好走,流沙河,河里没水,风吹沙子跟流水一样,叫流沙河,他就从南印度走海路到广东,到处的寻找啊,找到杭州那边,他一看,原来灵鹫峰飞到这儿了,他就在那住下来了,这是西湖高僧第一个。他打算在那里活一千岁就死,他在那里又是修庙又是怎么,弄的很有劲,到了一千岁,他忘了死,又过了七十二年,他想起来了,你看他们这些人平常不动心不动念,都在静中啊,念头不动死都不知道,你看佛教这个多深远啊!后来想起来,那得死了。宝掌和尚怎么叫宝掌呢?他这手心能现三千大千世界,他可不是一般的和尚,他身体上的骨头都长在一起,这西湖高僧传,记载这个的是莲池大师,很赞叹宝掌和尚。他为什么那样自由啊?我们也有,就是我们没有好好的修行,我们要是踏踏实实的一天到晚用功,看得破,吃得苦,我们也可以。赶快用功,这个时代有些事比不上古代,古代修行跟现代一样,不是说古代修行快一点,现代慢一点,不是的,快慢在乎个人,不在乎这个时代,这个时代是个什么样?什么样都不是,你说这一天一天是个什么样?修行是无形无相的东西,你不要执着那个时代,本来不生灭,要弄个生灭,这样不行。

  。。。。。。。。。。。。。。。。。。。。。。。。。

  佛祖制的这些规矩都是对我们有好处的,我们出家人不是当参学吗?冬参夏学,冬天要参,夏天要学。以前正规的丛林哪,夏天要讲讲经,请法师讲经,道场嘛,要成就净缘。你在打妄想,烦恼了,肯定没有功夫,要做到真参实学,得会参禅,语默动静、开言吐语都在净缘上面,把功夫用上,以悟为期,把自己的功夫一提,早晚开了悟,了了生死,结束!那就是不结束不行,话头不要放松,嘴不乱说一句,心不乱想一下,这不就是修行的菩萨嘛!

  用功还行,要是没有用功不就可惜了吗?东走走,西走走,这里住几天,那里住几天,你没有追一追,你的功夫怎么样啊?你是个出家人哪,你用功没用功唉?这修行人要一时一刻把自己的功夫当成最重要的事情!古人一用功就是三十年五十载,你那东走走西走走,你用功没用功啊?本来出家是修行的,你有没修行啊?好像就是把和尚衣服穿上了,也方便,哪里也有饭吃,找点衣服穿也容易,这就不好办了,怎么?没踏实。假若功夫要有进步,他不会乱跑了,也不会乱打妄想,因为你只顾用功啊,没有时间跑了。就是说你用了,你用的什么功啊?随口答出来:我念佛!倒好啊,念没念呢?《弥陀经》持执名号,一日乃至七日,一心不乱,做到了吗?这功夫用不上有原因的,一个腿子疼,再一个功夫太生了,烦恼了,东走西走,跑几个地方啊,更不好办。要跟着古人学,三十年五十载,把自己的功夫弄个水落石出,这古人用功可不是东走西走啊,住一个地方就是三年五载,十年八年不动。功夫还没有上正规,到外头是不是当参学呢?你现在到外头你参学谁啊?你参学什么唉?到处都差不多,放又放不下,丢又丢不开,提又提不起来,自己一个不在乎,要按说这里还好一点,其他地方可不好弄了,你对我有意见,我对你有意见,都是意见,他想收拾他,他想收拾他,为什么呢?为名为利,旁的为什么呀?说自己割爱辞亲,自己背井离乡,你到佛教里面为名为利你看多划不来!既然自己把这个和尚衣服穿上了,要作和尚的事唉,迦叶尊者,弃舍荣华,乐在山林,抛弃荣华富贵,最初我们出家说看破了,看破红尘,什么是红尘呢?你贪的、爱的、想的、舍不了的,这不就是红尘嘛!红尘把你包围了,你以为你还很快活,你有什么快活?到处都是这个样子,能不能放下来作功夫呢?你选择一个法门,从生至老,一生做去,能不能这个样呢?可不容易放下,或者事很多,究竟你有什么事啊?住房子你不负责,房子弄好了你住,吃饭你也不要负责呀,你听见打叫香,你就吃饭嘛,有人给你添好,你说你还有什么放不下呀?在家居士结缘的都有衣服,不是我刚出家的时候没有衣服穿,好象是你自己要找你自己的麻烦,你这也放不下,那也放不下,这都是你自己打你自己的闲岔!吃饭你不要操心,房子也不用你盖,那你的困难、你的事情都解决了,你自己要放不下嘛,东奔西跑嘛,你这是怪谁?是是非非的,你看这多苦恼啊,自己可能还不觉苦恼,因为只顾着搞名堂里嘛,在那鼓着劲,你那是干什么?没别的,就是没有把修行当认真哪!因为社会上这名利财色很好,没有丢掉,没有踏踏实实认真,不就这吗?历代的善知识都在那里说,叫我们放下,诸佛菩萨,语录、经书、论著,都是叫我们守规矩,放下用功,他们说的再多,人再多,一天到晚在那儿听,假若你要放不下呀,菩萨也没有办法,诸佛菩萨叫我们修行,我们要是放不下,不能老老实实的修行,也辜负了佛菩萨的言说。以前印光老法师,他是常惭愧啊!我们惭愧不惭愧呀?这么多的佛菩萨善知识给我们说法,我们还没有用上功,要惭愧!惭愧自己苦恼,赶快发心。你们还年青,老了就不行了,老了提也提不起来了,行也行不起来了,坐也坐不得,吃也吃不得,趁年青赶紧哪,赶紧用功哪!催板。

有染有爱那就不是出世法了

  摘自体光老和尚禅七开示(四十二)

  看起来啊,我四月份在外头转了一圈子,到处看了看,到五台山寺庙里面看看,或者是我在这寺庙里面混了几十年,有些出家人知道我,对我倒很客气,不管是大庙小庙,这清规戒律都差一些,尤其是那些学黄教的,他们仍然还是吃荤,那就违背了佛教,《梵网经》不是规定吗?一切出家人不得食众生肉,食肉者,你没有慈悲心啊!非沙门,非释种子,你看这多要紧啊!你要是吃了荤,破了戒,你也不算个出家人了,也不算佛门弟子了。既然好心来出家,要安下心来,要持戒修行,你戒律守不好,成佛到什么时间呢?那就说不定了,戒、定、慧三无漏学,这是出家的根本哪,光嘴说不行,古人说:一生不退,定入圣位!那你得不退,你退了就不行,一生不退啊,你要得到实际的好处,你今日三明日四,还是不行,怎么?没认真哪!信心不足,对于修行还没有踏实,嘴巴长长短短的不行,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弄个踏踏实实。

  出坡,你不要走,你要参加这个劳动,这叫普请,挂了牌,中午有人设斋供养,你不要走唉,供养你,结你缘嘛,或是有钱,有吃的,你不能走啊,你走了你就没有结这个善缘了。有些师父不愿意劳动,你不劳动你就没有这个因了。宋朝云居山有个公案,有一个师父,他在瑶田那边准备上山,这师父夜晚住在了瑶田,没有上去,云居山的伽蓝菩萨给他托个梦:你呀,你要是上山去呀,你只有半碗锅巴稀饭吃。后来他还是上去了,经过了一个英雄岭,一个好汉坡,打虎岗,这三个路都很陡,不好上。到了客堂,客堂说:大众都吃了饭了,看看大寮里还有些吃的吧?饭头说:还有一点锅巴稀饭,总共打了半碗。古代夜晚吃饭都很严格呀,夜晚不能吃,哪里都能是这个样。住下来了,自己想着,明天早起吃稀饭,我要吃它两碗三碗。打四板,上客堂里有师父犯了规矩,僧值通知迁普单,凡是上客堂的人统统下山,不准住,不管什么人,你们在一起搞的,统统迁单,这叫迁普单,就是禅堂的人犯了规矩,也要迁普单,都要走。古代严格呀,云居山,现在的海会塔,到云居山住,开始不能住到大庙里边,要在那里先学半个月规矩,现在垦殖厂卖票的那个地方以前有个亭子叫换衣亭,上山的时候,大家背着背夹子,有的担着高跷担子,在那里要休息休息,进去挂单都要穿长衣服,换换衣服,要个样子。吃半碗饭这个师父叫赤脚禅师,是四川那边的,后来云居山没有方丈了,南昌府台是四川人,就请他到云居山担任方丈,从瑶田那边弄了个轿子,准备把他抬到山上去,他在云居山下边一个寺庙住下了,他想,我明天到云居山担任方丈,我还没有饭吃啊?他夜晚住在山底下,当晚就圆寂在那儿了,死了。云居山伽蓝菩萨就跟府台大人说了:这个赤脚禅师,根据他的道德,做方丈是行,但是他没有饭吃,这怎么?云居山以前高高洼洼都是地,住一千多人,这些个师父天天在外劳动,高处铲,底处平,把那个地平好一点,好种东西呀,不像现在拖拉机,以前都是锄头挖地,打板出坡了,道膺祖师都出坡去劳动了,这个师父他也去了,大家都是担土填地,大概是给他装了一担,他不想担那么多,他给弄下来一半,就担了这半担土到那边窝窝那里他就走了,这师父啊,也很好的修行,他就是不愿意做事,这个赤脚禅师就是他,你担了半担土你只有半碗稀饭吃,你想吃饱办不到!这就是因果啊,因果不昧,它是实际啊!我们不知道啊,这前生的事情怎么能知道呢?就是吃这一点东西,别人对你好与不好,也就是你在这个道场里没有栽培,就是饭做好了,你也不能吃,怎么?你没这个因啊,这是因果。

  在道场里住要培福,这个福是自己的,谁也拿不走,来生要享受啊,因为你生死不了,你还要吃饭穿衣,对待人要客气一点,来生他见了你他也喜欢。你看有些人从来不认识,一见面他对他很客气,这就是因哪。就是日本人打中国,我们对于日本那些人也不认识,他来到我们国家就打死好多人,这是怎么?这就是冤缘,冤冤相报当然是了。我们这些人,哪能知道这些事呢?我们信佛的人就相信这个。你没有那个栽培呀,你叫别个喜欢也不中,对于人弄的太厉害了,他来生对你也不好,这就是因果。说这一件衣服、这一碗饭我送给你吃,这个修行你送他不行呀,全靠自己修行,福也是自己求啊,慧也是自己修的,你想赚一点,你赚不到啊,一定要觉悟,生死是自己的,别人插不上手,不象他人给你担担担子,帮忙做点事情,这个修行他帮不上,你自己不修,靠他帮忙不中,就跟一碗饭一样,你吃你饱,他吃他饱,你说我不喜欢吃,你不吃不饱!这历代的祖师叫我们修行,我们应当修行啊,不是说我躲起来不弄,不弄不行。要信因果,佛说的就是世间的因果,出世间的因果,这个一点都不错,要错了,怎么能流传这么几千年呢?社会上历朝历代的他也没有许久嘛,佛教三千多年了,他就是实际!我们实际来出家,出家要实际啊,不要弄那个虚虚假假的,虚虚假假的你也碍不住别人,你在这个寺庙你也不能怎么样,还是你自己吃亏。

  杨岐盏灯明千古,宝寿生姜辣万年!

  摘自体光老和尚禅七开示(三十八)

  我们对于社会上这一切境风,音声色相,男女饮食,你没有染,没有爱,没有嗔,这就是出世法,话头看的纯熟,外边的音声不动心不动念,内不起贪嗔痴,这就是一个大修行人,就是一个了不起的!你不要着急,你不贪不染,这就是出世法,不是到哪儿找一个出世法,世间这些贪嗔痴,这些染,这些爱,这些甩不掉丢不开,这就是世间法。六祖说:心平何劳持戒,行直何用参禅?这不是说的很明白吗?你就这个样就行了,虽然是祖师很容易说出来,心平,我们心平不平呀?我们平不了,那就不能把功夫甩掉啊,前边的祖师说这一句两句的,我们能够用上就行了。染缘易就,道业难成,我们从父母生下来很自然就染上了,不要费力,我们用功,总是落不住,一会儿就不晓得到哪去了,这是怎么回事呢?这是太熟了,妄想习气,染缘太熟,这个念佛、看话头太生了,旁的没什么,自己要放下来,把这个生的转熟,熟的转生,妄想烦恼把它转生,一个钟头,两个钟头,一天、半天,不染一尘,不生一念,那就是功夫熟了,你不提它也现前,你睡着了它还在,这就要很努力,很认真,一定要把他当成个大事,生死大事啊!什么也没有这个要紧,什么也没有这个主重,这个样子道业可成,不这样用功,另外有什么办法呢?什么办法都没有,只有自己努力,要实实在在,把功夫用熟,自然得一个很好的水落石出,那就是今生不辜负出家了。

  佛教提出来四根本戒,要是犯了四根本戒,出家在家都是违法的,别人的东西,一针一线都不要招,就是父母的东西也不能招,拿了也算是犯盗,拿了东西别人不知道,这伽蓝菩萨总知道吧?不管是大东西小东西都不要拿,你自己的东西不喜欢别人拿,别人的东西我们也不要去拿,我们是出家人,出家人要持戒修行,说瞎话,不实在呀!修行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修行人更不能说瞎话,不能欺骗别人,不能损坏常住的一草一木。那要考究起因果来呀,这一点也不能犯,你说那一点小事马马虎虎犯了就算了,那马虎不了啊!古代过年过节,庙里都散些点心、吃的给大家分分,有一个师父离家很近,散点东西,他没有舍得吃,过年初二,想拿到家里看看父母,说这个因果微细呀,他把常住的纸拿了一张包点心,这人也很好的修行,后来他圆寂了,据他的修行要生西方极乐世界,伽蓝菩萨拦住了,说:你修行很好,生极乐世界是可以的,大众发一点东西,你拿去给你父母吃,这是应该的,这完全可以,你不该把常住的纸拿一张,那要算算帐,你还了再生西方。

  那一年,我在云居山,方丈是性福和尚,他跟山底下的老百姓玩的很好,老百姓到山上去吃点饭,弄点毛竹,有一个人他在那吃了顿饭,拿了个毛竹,准备拿到家里用用,看天还早,就睡一觉再回去,一觉睡着了,伽蓝菩萨跟他说了:今天在这吃顿饭,拿庙里一根竹子,我给你记上帐了,以后要还哪!伽蓝菩萨不是一个,很多的。性福和尚不是死了吗?要跟着他那个作为呀,多少年做的事情,那要下地狱的,虽然是方丈也不行,他死了,说你现在不要下地狱,这里有点债你还没还,你把常住的东西送给山下的老百姓,你送了多少年了嘛,你早晚把这些东西讨回来,再说下地狱。就这样啊,他经常到山下去讨东西,那记的清的很,我在客堂里,山下有的老百姓来说,性福和尚到山下讨债,他们来送债,有的送几斤米,有的送几斤油,你看这因果多认真哪!你把常住的东西送给人家,伽蓝菩萨给你记上帐了,你送你还啊,你不还叫谁还哪?常住的一针一线,一草一木,你不能作人情,作人情不行啊!不管你是什么执事,你不能随随便便的把常住的东西送人,你自己也不能乱用,你不能说我是个什么执事,我用用,你不能用!比如大众分的东西,你有一份,大家还没分呢,你另外搞,这有因果呀,这弄不得。

  古代的执事他都很认真,洞山,方丈和尚受了凉,感冒了,他那个侍者想到库房里拿块生姜,给方丈和尚发发汗,库头说:拿钱来,常住的东西我不能随便给你。方丈赶快拿几个钱去买,古代的这些纲领执事都是讲因果,后来方丈老了,就向大家提出来库房里那个卖生姜的作方丈。杨岐禅师他是库房里管帐的,他有两个灯,以前煤油也没有,他喜欢念《法华经》,他自己弄了一个灯,他夜晚记帐的时候用常住的灯,看经的时候用他自己的灯,他那个灯放到常住的灯上边,他为什么这么放呢?以前点灯用灯芯子,点长了会往下滴一滴油,他那个灯要是滴油会滴到常住的灯里,他不背因果,要是把常住的灯放在他的灯上边,时间久了,常住的油就会滴到他的灯里边,后人纪念他,库房里有付对子:杨岐盏灯明千古,宝寿生姜辣万年!这就是两个看库房的。

  凡是经自己手,所做所办的,这都有因果,要是浪费了常住的柴米油盐,这都有因果,那样说不是出家出不成了吗?这样子紧张!要按说还就是这样,这就是出家,这就是真实出家,就要警策一下,不然你弄了你就堕落了,你修行修不成了,要这样认真,不背因果,不犯戒律,那你要是这样的话,戒一点也不能犯,那我出家出不成啊,确确实实是一点也不能犯,犯了你就承当因果责任哪!你天大本事也不中!古代有很多公案,有个老修行,他看《法华经》,他喜欢吃茶,他泡那个茶底总是留一点,不吃,倒掉,本来他修行很好,就是喜欢倒这个茶,就说水不能乱用啊!按佛教制,比丘一天连吃带用,只有七斤半水,你多用了你就要负责,他连倒带浪费,阴曹地府给他攒了一大缸水,他生西方的时候被拦住了,说:这都是你浪费的水,你喝完了再生西方!那么大一缸水,他怎么能喝的了呢?他坐那里大哭啊,地狱里来了一个鬼王,他说:师父,您老人家在这儿哭啥呢?这个鬼王他是老师父生前喂的一只猫,猫要吃老鼠,杀生害命呀,怎么办呢?他把猫脖子上拴个铃铛,猫一动,老鼠就躲了,经常的,这个猫卧到老和尚身边,念《法华经》它听了一点,因为这个善根,猫死了就成了鬼王,他要报老和尚的恩哪,他喊一声,手下的小鬼都来了,都争着喝水,这水都是老和尚念《法华经》用过的水,这些小鬼一喝,都超生了。

  功夫达到不惑,就不被这些尘缘所约束了

  摘自体光老和尚禅七开示(二十六)

  禅堂里钟板犍槌,监值,散香,跑香,坐香,为什么有这些事呢?那就是禅堂里是用功的,这都是提拔,都是警策,没有这些警策,功夫打失了提不起来,要有个信心把这些规矩弄熟。到禅堂来主要是看话头,宗门下用功,起心动念,即乖法体,极难看哪!其实,你要看上也不难,更省劲,看话头要专注一境,古人叫观心,话头没有看惯,没有熟,它会打失,打失很快再提起来,只有一念不生的话头在,其它的空有都不可得,虽在空中不住空,虽在有中不住有,这就叫功夫。有些不知道,我们不是气功啊,不要用劲,不要用气,不要使劲执著,会上火!你念阿弥陀佛,只有阿弥陀佛在,不要有其它的妄想执著,其它的一切长长短短都要放下来,你所知道的,你所丢不开的,这一切都要丢开,其实要按说呀,你这一切都丢开了,那就是用功,不是说离开这一切另外有个功夫用,不是,妄想执著妨碍了看话头,你把这一切放下来,话头自然现前,要这样看,这样看就是个用功人,不这样看就不是的,又是胡思乱想,又是睡觉,一定要把自己的一切放下!

  经常的来人,来人作什么呢?也不过是有人想出家,有人想在庙里住个时间,有的可能还是临时的,不管怎么样,你在这个祖师道场,道场是修道的,你哪怕住一天呢,你也要遵守道场里这一切行动,道场里一切行动干什么?成就人修道,成就人了生死,那么要知道什么是生死,了什么?按实际说,出家的目的就是了生死,我们是不是知道出家的目的,这个你得弄清啊!什么是生死你不知道,怎么了法你不知道,那你是来作什么的!要知道,修行人吃饭是为了了生死才吃饭,劳动是为了了生死要吃饭哪,才劳动,是不是知道吃饭?那个饭是什么味道,你要知道了,你还是生死。禅堂里说:吃饭不知饭味,吃茶不知茶味。那干什么呢?虽然是在那吃饭、吃茶,他没有这个心了,茶虽然吃了,他思想并不在这个吃饭、吃茶上,这是他用功,话头已经上了正轨,不被吃饭穿衣这些事所约束了,这一切现前,不动心不动念,已经走上出世法了。

  什么是生死?贪名图利是生死,好吃懒做是生死,人我是非放不下是生死,你吃饭都不知饭味了嘛,你就没有这些事了,就跟虚老和尚说:你的功夫啊,已经落堂了!就是功夫纯熟了,外界的一切音声色相,你没有这个执著心了,虽然是生死没了,还没见性,按他们说,这个功夫已经达到不惑,这个功夫很有力气,这些私心杂念起不来了,你就不被这些尘缘所约束了,功夫用到这个样子,才能说见性,才能说了生死。你现在长长短短的,人我是非,贪名图利,你还在生死之中,那能行啊?一定要跟着祖师、善知识他们修道的路程!

  说一个故事你们听,我听虚老和尚他自己讲,他在安徽黄山,他想到南京毗卢寺挂单去,吃了早饭起单走,背起他那一点烂东西,一个蒲团,一个方便铲,就走了,自己感觉天不早了,睁开眼往前面看看,到南京城门那儿了,不管他,又往前走,走走一看,到毗卢寺山门口了,吃了早饭起单走,到这儿太阳快落了,这是一天呀!这中午吃饭没吃饭不知道,从黄山到南京过了几道河,究竟过没过,他也不知道,你说没有过河吧?他已经到南京了,你说没有走吧?他鞋子也走烂了,鞋子也走掉了,究竟鞋子掉哪儿了?也不知道,还赤着脚,脚磨破了,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呢?这就达到行不知行,虽然在行啊,不知道!就象虚老和尚用功用到这个样子,还没有见性,后来因缘成就,在高旻寺开了悟!

  你要想了生死,要想见性啊,就要这样用功,就是这样子用功,还不一定是见了性,何况还在外头舂舂闲壳子,还想吃点这吃点那,还想说是说非,这哪一年了生死啊?这个样子不但是没有了生死,还造了生死,你就违背了这个道场,道场是成就你了生死的,你在这个道场里边不修道,反而造了生死,这就叫可怜众生,这就叫业障!你既然到了这个修道的道场来了,你要放下你的,一心一意来修行,不管你是看经也行,念佛也好,持咒、参禅、念观音菩萨都行,你得用啊,你说长说短的干什么?那你吃这个饭你就白吃了!你放下嘛,你有什么放不下,你回去把你的事情办了嘛,再说嘛,你在这里你功夫也没用,事情也没办,你这不是空过吗?你不是违背了道场吗?说出家要真实出家,不是来看看,算了,要直来直去,不要弄的啰哩叭嗦的打闲岔,那修行人你能打了闲岔呀?这就是自己耽误自己,自己打自己的闲岔!

  。。。。。。。。。。。。。。。。。。。。。。。。。

  修行第一条,你把你的思想,你的内思想外思想,这形形色色你得放下来,你光说用功用功,这些事情没有放下来,你功夫还是用不上,把不符合看话头的,对于话头有妨碍的,妨碍修行的这些事统统内放下,外放下,一切放下,功夫自然现前,为什么功夫用不上?就是没放下嘛!放下了这工夫不用而用,就跟念佛一样,不念而念,念而不念,把妄想心,烦恼心,转变成一个正念,把这千思想、万思想辗转丢开,只有这一正念现前,这不就放下来了嘛,催板吧!

有染有爱那就不是出世法了

  摘自体光老和尚禅七开示(二十四)

  《大报恩经》上面,善友太子到海中取如意宝,要满众生愿。我们这个宝是如意宝,我们能得到这个宝啊,一切就现成了!这个宝也不从外来,这叫心宝,古人说,“千生寻水月,此是枉用功”。佛法叫心法,不从外得,现在佛教里边,这些人知识很广,都在这儿研究佛法,是真的?是假的?是正确的?是不正确的?在这里研究,这个研究是妄想心,分别心。一千多年前,永嘉大师他提出来,“分别名相不知休,入海算沙徒自困。”我们现在只是往外看,我们现在分别的,用的,相信的,是释迦牟尼佛说的三藏十二部,要知道我们自己也有三藏十二部啊,不单是自性有三藏十二部,我们自性还是个佛,他不是早早提出来了嘛,“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又说,“汝是当成佛,我是已成佛。”我们要相信这个呀,这历代的祖师,千经万论,讲的都是这个!

  你说用社会上的知识文化来研究,来分别,来执著,这个名称都叫入海算沙。我们这个样子来用心,就是入海算沙呀!你假若是到海边看看那个沙子,那你一辈子也算不出来。佛在世有一个修行人,他在树下数那个叶子,数了二十年还没数清楚,后来来了一位比丘,他说我一看就知道有多少树叶,结果一点不差。这个数叶子的就是弥勒菩萨,一看就晓得多少,这是文殊菩萨,这是大智慧!

  我们现在一天到晚看经,一天到晚学,究竟怎么样呢?还是弄不清!我们这个佛教不管怎么说,还是叫我们明心见性,千佛万佛出世,他是一个方向,这分别是妄想,妄想就是生死啊,古人请善知识开示几句,善知识说,我没有什么说,幻人说法幻人听,总来两个是无情,说者无说为君说,听者无听一任听。这就是不属于断常二见,社会上来说,这个断、常二见就是唯心、唯物,印度那边都是因为这两种执见产生了九十六种外道,我们佛教他不住于断常两边,历代祖师虽然借用断常说法,但是他已经没有了这个断常二见的执著心,他不住于断常二见,我们要知道这个就是佛法,不要东寻西摸的,当下自性就是个佛,不从外得,学要学这个,用要用这个,明白就在这明白,了生死就在这了生死,你到哪儿找啊?这新的一年,坐这第一枝香,那就要把自己本来的面目,从今天开始,这一年要弄一个水落石出,要得一个实际,不要东找西找,找到什么时间呢?回光返照,自性就是个佛,不要疑惑呀!

  马祖人家问他什么是佛法,他说“即心即佛”,这就是真正的佛法,不是弄一大片,不是一天到晚用脑筋,平常说东说西,说事说理,说长说短,这临命终的时候,八苦现前,要没有一个实际就不好办哪!不要光在这个名相上,在分别上,长长短短、是是非非的,不要弄这个,弄这个就耽误了你自己啊!跟那走路一样,大路旁边长长短短、啰哩叭嗦的很多,不要管他,你只管走你的路。这现在佛教里边是非很多,那就是他的不对是他自己的不对,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各修各的,袖子放宽,各自努力,新的一年,要放下来好好用功!

有染有爱那就不是出世法了

  摘自体光老和尚禅七开示(22)

  古来的人,修道的人多,得道的人也多,这现在出家的人很多,真正的修行人没得古人多,其实古今有什么分别呢?没什么分别,就是个人的认识、见解、作法不及古人,既然我们不及古人,就得不到古人确实的受益,原因就在这儿。个人没有很好的正因,正确的因才能得到正确的果位,经上说了很多比喻,狐狸精跟着狮子王,百千万劫,狮子王还是狮子王,狐狸精还是狐狸精,那是怎么呢?就是个人的因种的不正,这个因要是不正确,就是有再高尚再正确的佛法也入不进!

  现在信佛的人也不少,知识比古代也要广一些,那为什么得不到古人实际的受用呢?就是思想太多了,事缘太重了,也没别的,就是这些放不下!放不下什么?就在这名利财色之中放不下,社会上这形形色色丢不开。为什么我们出家人要割爱辞亲,背井离乡哪?最亲的父母,最爱的妻子,假若是一个人能把这些丢开,还有什么事情放不下呢?最亲最爱都放得下,在佛教里边有一点小事情还放不下呀?

  有一部分人,看过几部经,看过几部语录,语录上所说的道理是语录上的人所得的实际,他才说这一篇大道理,我们就是看看怎么能行呢?你要没有达到实际,你就光看看那还是不行啊!佛教没有别的,就是一个实际,不是说的,是行的,你踏踏实实的去行、去做,就会得到实际的好处,你光嘴说说,笔写写,那个还是不行,一定要达到实际!佛教没有什么,只一个实际的去做,只一个踏踏实实的采取一个法门,三十年五十载不变心,肯定的会得一个实际,会得一个踏实。我们用功人,只怕自己有疑惑心,这个法门那个法门,这里摸索摸索,那里摸索摸索,摸索了几十年,老了,再弄什么弄不成了,人到这个六七十岁,精神也不足了,就是用什么功也不比青年的时候容易得好处。我们出家人哪,就在这三年五载之中,踏踏实实用功,得一点受益,到老了,因为他有实际、有受益,他不要用功了,他就是保守这一个正念,二六时中使它在,就是这个样。

  道场里嘛,我既然是站在你们前面,也没有别的,就是比你们出家早,比你们吃饭吃的多,其他的没有,说起来几十年了,其实没有什么,希望你们出家,在这个三年五载之内,要有一个实际,踏踏实实的得到一个真实的受益,那么也不辜负我们出家,也不辜负我们住道场当参学,也就不辜负我们割爱辞亲,背井离乡,背井离乡为的何事啊?也就是我们要得到佛法的实际受益,催板!

  摘自体光老和尚禅七开示(十八)

  要是光到禅堂里用一下功,其它是时间不用,这个功夫还是不行。因为你在一切时间打妄想,就要在一切时间用功,要不是一切时间来用功啊,那就光是打妄想了!在这烦恼之中,眼睛所看到的这一切,有一个贪心,有一个染心,有一个爱心,或是欢喜心,有这一念,功夫就没有了!很细致。用功要在平常,平常一切时中一定得有功用,因为我们一切时间打妄想,不要贪,不要爱,贪爱这是修行很大的一个障碍,要自动的把他去掉,习气毛病去一分,功夫就得一分好处。要在信心之中作功夫,没有信心哪,做什么也不行,信能成就一切!

  到禅堂里只能是来用功的,行香的时候功夫在,坐下来功夫也要在,功夫不在,那你做什么去了?打妄想!这不知不觉就打妄想了,功夫就丢了,这就是心粗,要细心的来做功夫,你这个心不细呀,功夫不得现前。止了静,不是什么事情都放下来了吗?白天所有长长短短的不要继续,时时刻刻使这功夫在,你管他妄想怎么翻天覆地呢?你不管!你只管这个功夫在,你不要管他用上用不上,打妄想不打妄想,都不管!只管有这个功夫,这个样子嘛,还算一个用功人!

  想得一个见地,想得一个功夫,这都不是想出来的,想也是一个妄想,你想得一个什么这都是妄想,时时刻刻把自己的功夫用好,这就是得好处、得利益的根源!把自己的所爱,所贪,这一切叫它不在了,只有功夫在,什么是功夫呢?这些贪爱不在了,就是功夫!不是另外还有一个功夫。

  在禅堂里边不管用什么功,都不要用劲,不要鼓着劲硬叫他在,细心的、轻轻的只要有这个意思在就行了。用功要知道粗细深浅,从粗到细,从浅到深,全靠自己做,你就是有人帮忙说也不行,做功夫的事全靠个人,要放得下,放下什么呢?就是日常之中你所想的,你所爱的,你所忘不了的,那个东西要放下!你要不放下的话,你依旧还是在那烦恼之中过日子。

  用功第一条,不能管他人的长长短短,通身放下,时时刻刻照顾自己的功夫,说这个功夫难用,实在也难,你有一丝一毫的放不下,这功夫不得现前!有人用功上火,头疼胸闷,那就是没有善调身心,意念太重了,你不要用劲,不要竖着腰杆子紧往上提,也不要往那儿一趴,头一勾,准备睡觉了。用功开始要端身正坐,很细致的照顾这个功夫在,说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看话头也是这样,要时时刻刻忆念不忘,你会念佛,也会看话头,你会看话头,也会念佛,不是两个用法,都是一样的。

  这修行人哪,要有一番苦心,今生不成,来生也要继续!虚云老和尚见过十几个前生做和尚的,虚云和尚在云南之前,曾国藩做过云南王,曾国藩信佛,在云南拜了个师父,这师父天天看华严经,功夫用的很好,外号草鞋老公,他不穿其它鞋子,就穿草鞋。说这个皈依弟子对师父恭敬的太很了也不好,你收这么多的皈依弟子,你要没有得到佛法的实际呀,你避免不了被他转,弄不好会给他当儿子,就这么狠!以前他们说,宁吃千家饭,不受一家供。这个草鞋老师公,他跟曾国藩有缘,他早晚到衙门里,谁也不管,他看他徒弟嘛。那天大家都看见了,他到曾国藩夫人房里,夫人马上就生了个小孩,生下来很聪明,后来书读的也很好,这时候,虚云老和尚就在鸡足山了。

  曾国藩他跟虚云老和尚是亲戚,也弄不清曾国藩的母亲是老和尚的姑姑,还是老和尚的母亲是曾国藩的姑姑,反正他们是亲戚,跟老和尚经常来往。老和尚知道草鞋老师公给他当儿子。你说这个人就是功夫好,生死没了还是不行!有功夫只能说有点福报,生死没了,还是要贪染社会上这些五欲。曾国藩他这个儿子贪心好大,十多岁就找了几个女的,虚老和尚是个好意,到他家里找他找了五六次,他不见。就是今生修持好,来生有福报,有福报是有福报啊,福报会造业!

  老和尚说云南督军唐继尧,他前生也是个和尚,他自己也知道他前生是个和尚,他不是护老和尚的法吗?老和尚劝他,唐居士,你还是出家吧!他说,我过几年再出家,这些事还没办了。你要等到事情办了啊,那事情就办不了啦,结果他还是没出家。你没有一定的受益,你就是知道你前生是个和尚也不行。

  我们出家学佛要学古人不执着,不要分长分短,你是这样,他是那样,弄得不安生,一定要学古人,不住相,不执着,修行就这样修。

  喜雨寺养猪放生场里的圣僧

  体光老和尚禅七开示(十六)

  这古来有很多人哪,看着好像他这什么也不知道,后来还是弘扬佛法了。太白顶西边有一个虎山,那是白马寺德老和尚出家的地方,清朝咸丰年,到那庙里去了一个人,问:你是哪里人哪?说:我不知道。你看这个人,他哪里人都不知道,问:你家里姓什么?也不知道,说你有多大岁数?也不知道,问什么也不知道!

  不要看这样的人哪,他很会修行,这样的人在庙里住,他不吃冤枉,不管你叫不叫他做事,他还是在那儿弄。他每天起来的早,他一吃完早饭,拿扫帚把庙里各个地方,佛前殿堂打扫的干干净净,到山上去背柴火,天不亮就去,太阳落回来,也不会修行,也不会坐禅,也不会念经,就是吃饭,做事,旁的都不知道,这种人哪,他最好修行!没有谁打他闲岔,怎么?你问他什么也不知道嘛,哪里人也不知道,姓什么也不知道,多大岁数也不知道,你家里还有没有父母啊?也不知道,你看这个人,要按说就是个傻子!你说你有没有父母还不知道啊?不知道。

  那高山顶上下面有很大一块地,那里修了一个庙,叫朝阳寺,现在可能还在,后来他在那里住了好多年,那太白顶山前山后好多庙,大家都知道了。别人上殿,他也去听一听,他不会念,他在那儿听,十小咒里面有个不是有个“嘛喝奈”吗?他听见,他记住了,念观音菩萨也不会念,念阿弥陀佛也不会念,他就记住那个“嘛喝奈”。说是念了多少年,突然间这个人不见了,就不知是死哪儿了?也不知是走了!

  后来来来往往的,这太白顶好多出家人,说他在哪儿啊?在北京喜雨寺,他到喜雨寺,也没到客堂里,喜雨寺也不知道他去了,喜雨寺有几百头放生的大猪,庙里派几个人给猪烧菜,烧苞米糁子,烧糠,弄几口大锅给这几百头猪吃,他穿着破衣服,就跟那个猪弄在一起了。猪食倒到槽子里边,他也跟着吃一点,猪睡觉了,他钻到几个大猪空子里面,也不要被子,还暖和,就这样混了好多年。常住嘛,也不知道有这个人,反正他也不吃常住饭,就是猪吃食的时候,他跟着吃一点,穿的衣服很破很破,也不洗。

  这不管是谁,造了罪就要堕落,后来咸丰皇帝的母亲死了,给儿子托梦,说我为了生你,血气冲了天地,要堕落。咸丰皇帝就请宫里一百个喇嘛和尚,一百个道士天天念经,因为这些和尚吃荤哪,念了好多天,太后又托梦说,这一两百人,天天吃酒吃肉,不但是不能超生我,又替我造了好多罪!说那怎么办呢?太后就说,喜雨寺那个养猪的放生场,那里有圣僧,有得道的和尚,请他给我念经,一定会超生!

  皇帝就派钦差大臣到喜雨寺养猪场找圣僧,知客师父不知道啊,不知道也去看一看,一看这个人哪,跟猪一块睡,一身破衣服,也不像个出家人。钦差一看,旁的没别的人哪,钦差大人想,可能就是他!那知客就骂他,你赶快站起来!钦差大人来了!他也不站起来,这钦差在那儿给他磕头,他才站起来,这知客师父就骂他,钦差大人还拜你,你是个干什么地!钦差不准骂,说这是圣僧,知客不相信。

  不管是真的假的,得把他请到皇宫去啊,请到皇宫,说今天有圣僧超度太后,夜晚放焰口,就叫养猪场这个人坐到正台上,这和尚道士在两边坐着,他啥也不会嘛,人家在那儿放焰口,他坐在台上在那儿睡觉了,睡的呼呼响,其他的和尚说,哎呀,这才倒架子哩,上去一拉把他拉起来了。这太后又给儿子托梦,说是圣僧去救我,我拉着圣僧的衣服就要出来了,他被后面的人一拉,我又出不来了,你们看看嘛喝奈耶这个和尚,他那衣服上拉的都是手印子,是血的,她在血湖地狱!后来知道了,那就明天晚上再放!不管他怎么睡都不要动他,后来焰口快放完了,他坐起来,和尚拿着那个馒头,切的一块一块的,说是大师啊,你也施施食嘛,他拿着馒头就往下丢,说什么呀:老僧活了八十多,从没干过这个活,大的孤魂生净土,小的孤魂吃馒头。当下这上千上万的饿鬼超生了!

  这算是圣人哪,就问他出家在什么地方?弄不清,说我出家的地方在河南跟湖北交界,叫虎山。皇帝礼拜他做国师,送的紫金钵,送的銮驾,我出家的时候,那个紫金钵还在,单副銮驾,后来解放可能也不在了。你说他一点也不聪明,他这也能弘扬佛法呀!他拜成国师了,送的锡杖,还送的千佛衣,送的紫金钵,送的銮驾,銮驾摆到庙里,什么官都得礼拜,圣旨嘛!

  要真是安心修行,也不在乎你聪明不聪明,你懂得不懂得,这傻不叽的还是可以!我以前哪,跟度轮法师在一起住过,就是美国那个宣化,他也是傻不叽的,上殿不会站,念经不会念,绕佛不会绕,你说你跟着前头这个人走就是了,你不要再另外走,那看着多别扭啊,他不会拐弯,你看他一个人那么大的个子,站班不是一个跟一个嘛,他不知道,他站班都不知道。我跟云居山那几个人说,你看这个人傻不叽哩,站也不会站,就是这个样子。后来他跟他们说,日本鬼子投降,我在我家里吃了八路军的亏,我赶快往南方跑。他云门寺住了没好久,他跑哪儿去了?他跑香港去了,香港那边几个美国人,说这个和尚可能还有修行啊,就拜他做师父了。后来这不是八路军从北方打过来了嘛,八路军一过长江,他就跟那几个人到美国去了,美国人很尊重他,说这是了不起的人!

  古今哪,佛教里有些人,你看着不怎么样,他什么也不知道啊,他得了一定的好处。宣化禅师他在美国,也算是佛教创始人,了不起呀!这个各国大使馆的人都去万佛成拜他,这一下他弄开了,美国总统,尼克松,里根都相信他。你说这个修行究竟是个什么样呢?你什么也不知道,你知道念佛就行了!这修行人,没有什么,你只要放下来,不管有智慧没智慧,都会成功啊!

  宣化禅师他讲了好多经,我看了一下,他讲的还挺好,我们在南华寺、云门寺的时候他可不会讲,那时候什么也不知道。这佛教里面弘扬佛法呀,像这个样还有一部分,那不是光他一个,那好多呀!佛说一切众生有佛性,能够见了性的人,这三藏十二部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啦!

  体光老和尚禅七开示十二

有染有爱那就不是出世法了

  古代的佛教徒,现代的佛教徒,古代的佛教徒他在心地上聪明、有智慧,现在的佛教徒在外边聪明,能说能讲,所得的受益跟古代不同。古代得受益是实际的,现在是在语言上、分别上,也可以说是世智辩聪,八难之一!

  禅宗提倡明心见性,宋朝之后提倡看话头,这是大慧宗杲禅师提出来的,宗杲禅师他也不看话头,他是念观音菩萨见性的,那个大本子功课上,南无过去正法明如来,现前观世音菩萨,那一个观音文,以前有些丛林绕佛皈依,念这个观音文。在六祖那个时候,他没有这个,六祖是最上乘,是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也不看话头,也不弄这弄那,啥也不弄。就跟印宗法师问六祖:你在黄梅得法,黄梅有何指示?六祖说:没有指示呀,只论见性,不论禅定解脱。六祖弘扬的就是这个最上乘!到后来学佛的人只管外聪明,看外表也象个出家人,也能说一说,也能知道一些事情,可是得不到实际的受益。

  到现在更是日落西方啊!社会上这些聪明人来出家,他出家不但是没有放下,另外还是学习社会上的。这禅堂里多少年了,提倡看话头,看话头不晓得什么是话头,那么聪明嘛!看了那么多的经,学了一肚皮佛法,这看话头不会看。

  前天上海尼众佛学院的法师,她那教理通达的很,读书读了很多,她不原意教下那个修观,她想看话头,不晓得话头怎么看,什么才叫话头?还要加上疑情,这什么才是疑情啊?问其他的法师,他们也不懂,不晓得什么人跟她说,你到青原山去吧!青原山我怎么能懂得这个呢?现在你们这些菩萨,来问我参禅看话头,这个话头我也不懂,不懂是不懂啊,以前的时候在禅堂里住了几天,在这脑子里边染了一点,染这一点也没有什么受用,既然要问嘛,知道的就要说一下。

  话头就是你还没有起心动念,没有分别妄想,这个就是话头,禅门下提出来以无念为宗,有心即错,动念即乖,你不要别的再找个话头,没有,话头是你自己的话头,并不是在其它地方找一个话头来你看,你只要不生心动念,当下就是话头,还用找啊?这个疑呀,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看样子,这个疑情很要紧,要想明心见性,一定得有疑。有些人还不知道这个疑,其实看话头就是个疑啊!并不是话头跟疑情是两个,比如念佛是谁?不明白,这就是个疑。这个疑可不是胡思乱想、分析猜测、疑神疑鬼的疑,不是在猜谜语,也不是要找一个谁出来,这都属于妄想分别,都不是疑情,疑情不属于猜测,不属于分别,就是因为不明白,心中生起疑念,一疑疑住,再不要想了,保持这个疑情不散,看话头也就是看住这个疑情不失,疑情当前,万念不生,照顾好疑情,不昏沉,不散乱,历历明明,如流水一般,不使间断,昼夜六时,只是一个疑情当头。

  我这么一说,她才知道看话头,她现在江西抚州金山佛学院,给我来过几封信,以后还想到这儿来打禅七。现在你们参禅,是不是认识这个,能不能接受这个,最主要你是不是真真实实来相信这个法?凡是准备用哪一个法,你要认识这个法,要相信这个法,根本这个法还没有相信,哪能得利益呀?就跟那走路一样,路还没有走你就想到家,那可不行。

  话头就是无生一念,看话头,东西要放下,放下什么?你所放不下的事情都要放下,你所看不上的话头你要看上,初步看话头就要使这个话头在,这是第一步,只有一个话头在,其它的都不在了,象念阿弥陀佛,其它的妄想杂念不在了,只有阿弥陀佛在,念佛时间久了,念而不念,不念而念,动静一如,这就进步了。话头也是这样看的,这个话头熟了,你不看它也在,看它也在,吃饭它也在,不吃饭它也在,在禅堂里跑香在,坐香在,去睡觉还在,睡着了还在,一切都在,吃饭也不知道什么饭味了,只有这个话头在,你这个功夫算是熟了!熟能生巧,纯熟久了,没有其它的心,没有其它的念,这个疑情(话头)就要发慧,就要见性。

  虚云和尚他从黄山吃了早饭走,黄山到南京几百里地,他过了几道河,不知道,这中午吃饭不吃饭,都不知道了,他就是一心哪,有人说他是神通,那不是啊,那就是他的功夫纯熟了,他的定现前了,并不是其它的。这个定还不算理上的定,只是事定,悟还是悟不了,时间久了,见了性,断见思二惑,证了果位,这才是理上的定,是这个次序。

  现在我们怎么办呢?我们都没有做到啊,吃饭不知饭味做到了吗?你这个吃的那个吃的,还在这里分别,分别是识,不分别才是智,话头看得纯熟了,吃饭不知饭味了,这就是智慧,你这个味道那个味道这就是识,识就是分别,分别就是生死,你投胎的时候也是这个,你要是不分别,就投不了胎。这些菩萨、祖师、证了果位的圣人,发心来这个世界上度人,所谓般若智以现前,菩提心而不退,他完全是一个定力,他一举一动就是智慧,我们是不是学这个呢?我看还没学,都往这习气毛病上做去了,你这个要是放不下,你念佛、参禅修什么都不行,因为你不是在这上面走嘛,你依旧还是在那烦恼无明上边搞,根本与看话头一点关系也没有,你今天看看这个书,明天看看那个书,纯洁的话头你不去看,你说你想得好处啊,你那是妄想,你怎么能得到呢?得不到。

  把思想、行动这一切放下来,念念在这个话头上,乃至行住坐卧都在话头上,象这个样不管是彻底不彻底,有没有见地,你总算个用功人哪,你还在上边用,虽说没有见性,没有得大解脱大自在,跟那走路一样,你还在走啊,你既然还在上面走,总有一天会得一个实际。要知道,会念佛的人就会参禅,会参禅的人也会念佛,二八平等,都是一万里,你想少走一步也不行,就是这个样,催板!

有染有爱那就不是出世法了

  文/智行法师

  1.菩萨威德

  这个地方是有些神奇。因一古桐树内生长着一株柏树,顾名思意,古来一直唤做桐柏山。俗话说,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这里的山还真不算高,水也不算深,菩萨罗汉倒是应跻得不少。远且不提,就说现在吧。

  时下禅门尊宿体光老菩萨谁人不晓哪个不知?

  文革时期,华夏大地,妖风肆虐,男女老少一时着魔,修罗横行天下,光明被遮掩,真理被埋藏。体老的一领衲衣就是中华大地上唯一能看得见的圣教旗帜,唯一发光的佛种星火。他老人家是在空前绝后的法难期间,唯一未脫下僧装的和尚。当时政府人员看他穿着僧衣进出,心里很不是滋味。老菩萨说自己一生就这一件衣服,别人做的不合适。人家扭不过,只好派老和尚去太白顶茨沟山神庙看瓜田。他在那里一住就是十五年,十五年里发生了许多传奇却是真实的故事。

  我在这里讲几个简单的事跻,也是演诚法师亲口讲给我和慧觉以及雪善法师听的。他曾在体老座下亲聆圆音,又几次在听开示时听到体老亲自讲述。

  2.比人还听话的老虎

  在山里住过的大德们几乎许多都有与狮虎亲切相处的经历。莲池大师就以老虎为座骥,在老虎脖子上挂一个篮子,悠哉悠哉地进出山林呢。现在福建承天寺的广钦菩萨众所周知,他去山里住山迷了路,就索性找个山洞在山里闭关不出来了。那天他找到一个山洞,刚坐下不一会儿功夫,一只老虎就把尾巴伸进洞来搅来搅去。老和尚不惶不忙地对它说:“你是畜牲,我是修行人,外面不好修,你把洞让给我修行,我成道度你。”老虎听了老和尚慈悲的法音,温顺得像只猫一样,乖乖地走出了洞口。老和尚又为它做了皈依。它每天爬在洞口像牧人驯养的狗那样忠实地为老和尚护法,而且和猿猴们一起找来野果供养老和尚。老和尚数年来就是吃它们供养的野果子在深山里修成道的。话说回来,体老菩萨只身住在深山里自然而然就与老虎有了法缘。当然这一定也是老虎多刼善根熟透,幸遇菩萨而得度。

  一天下午,好清的山风,阳光里树叶像弹跳的音符飒飒地响,树上奔来蹿去的松鼠和鸟儿们捉着迷藏,清溪潺缓流淌,蜂蝶们在花瓣上不停地舞着,唱着……。茅蓬旁的青石上老和尚在禅定。突然,林子里哗啦啦一阵乱响,一只老虎追着两头野猪蹿出森林直奔茅蓬而来。老和尚巍然不动。野猪一头扎进茅蓬躲了起来,老虎站在老和尚面前疑惑地看着他慢慢睁开眼睛。

  “你们都在一个山里住,何必要吃它呢!” 老和尚既和蔼又厚重地说了一句。

  老虎立刻像做错了事的孩子,耷拉着脑袋,很是难为情地迈着猫步离开了。两头野猪也怯怯地跑出来,谢过老和尚,钻进林深处去了。

  老和尚微闭两眼,入了禅定。

  3.比人还好度的老虎

  这是一个阳光很温和的正午。老和尚刚用过斋,经行一时后,便在石头上扔个蒲团,就打起坐来了,谁知这一坐就是半晌功夫。此时天已近黑,清明的岚雾渐渐吞没了飘散于山谷的霞辉,远去的鸟儿已经归林,天已近黑。远远地山上三头牛像陡壁滑落的巨石,箭一样冲向山下,等它们靠近时才明白,原来是一只猛虎追逐两头野牛。

  “南无观世音菩萨!”老和尚发出慈悲详和的法音,如重锤叩于洪钟,山壑空谷间震荡传递着回声。

  猛虎立即被惊醒,在不远处站住,喘着粗气,久久地望着老和尚。大概在忏悔吧!它想了想,回头踱着方步入林去了。

  4.龙天护佑

  老和尚多年来就吃一瓶子菜油,可这瓶子油是吃不尽的,边吃边满。这和道宣祖师在终南山修行时天人送供是一回事。老和尚经常告诫弟子说:修行人你别怕没饭吃,只要好好修行,天人会送的。

  那时候公社派他去看瓜地,他只在瓜蓬门口念观音菩萨。

  有天晚上来了十几个小子偷瓜,可是他们都齐刷刷站在那里不会动了。天亮时又一起像松了绑一样,跑回生产队给大伙一讲,没人信。当晚又来一帮人试试,这一试,全站在地边上充了一宿的雕塑像。也是冻了一整夜才在天亮时自然松绑一样。大家才忍不住,去问老和尚用的啥法。老和尚只说不知道,他只是念他的观音菩萨,谁帮的忙,自己也不知道。大概只有天知道吧!

  5.菩萨示梦解灾厄

  一天晚上,全乡的人同时做了一个同样的梦。观音菩萨告诉大家敢紧去找看瓜的老和尚,有一些发了恶心的天神七日內要将乡里老幼妇孺,飞禽走兽,虫豸蚁蝼尽皆灭杀。说文革时期神像被毁,乡里一座神庙遭刼时,一部分神灵回归天界,一部分未归。现在回复后,归回的又归来了,然而他们竟起了争执干戈。天雷击打了一批。所以他们就起了嗔恨心,发恶誓要灭尽此地一切生灵。为免生灵涂碳,唯有体老菩萨有缘化解。

  全乡已经停产几天了,政府也觉事有蹊跷,因何大家同时梦见同样的事情,怎么办?在碍情面,不求老和尚,恐怕会追悔莫及。最终决定请老和尚力挽刼运。

  近万人来到老和尚舍前祈请,只听和尚娓娓一语,顿觉详光照身,心空似漠海凉风吹来。

  “大家回去吧,没事的,没事的。”老菩萨这样说。

  “万一……。”大伙心有余悸,疑贰未消。

  “没事的,没事的,有事找我,我保证没事。”老和尚又安慰道。

  人潮才如釋负重,四下散去。

  七日后,果然云散天晴,风和日丽。

  政府和乡民们齐来道谢。

  老和尚现在还住世,永修县贤达人杰,贩夫走卒,都可作证,不信你去问一遭。

    体光法师,俗姓袁,河南项城人,一九二四年四月出生;十六岁在河南省桐柏山太白顶云台寺海山法师座下披剃出家;十九岁在湖北武汉宝通寺传宗律师座下受具足戒;先後遍历河南洛阳白马寺、苏州灵岩山寺、扬州高 寺、宁波天童寺、广东云门寺等大丛林参学,曾亲近过虚云老和尚、圆瑛法师、来果禅师等近代高僧,常住云居山真如寺三十馀年;一九九○年起,应江西吉安信众邀请,住持青元寺净居禅寺,直至圆寂。

  体光法师一生坚持以戒为师,农禅并重,终年一领破衲衣,过午不食;体老禅堂规矩娴熟,多年用功於禅修,颇有心得。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後,住持青原山净居寺,亲率大众,身体力行,质朴地继承了中国佛教农禅并重的优良传统,使行思祖庭名重禅林,四方衲子闻风而归。体老座下英才济济,蒙其剃度者,出家众有妙安、妙心等百馀名,曾亲近得开示者数以千计,摄受皈依弟子不可计数,晚年主持修复资国寺。

  体光法师生前曾任江西省佛教协会第二届理事会副会长、第三届理事会咨议委员会副主任、吉安市青原山净居禅寺、吉安县资果寺方丈,浙江天童寺、江西云居山真如寺、庐山东林寺首座等职。

  体光法师於二○○五年一月二十四日下午四点三十八分在江西省南昌市圆寂,享年八十一岁,戒腊六十二夏。


佛经唱诵网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本文链接:有染有爱那就不是出世法了
喜欢 (0)
[感恩护持]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