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昌帝君怎样做领导

大安法师 6个月前 (05-31) 68次浏览 0个评论

  文昌帝君怎样领导

  “清河善政”,这是文昌帝君自述,他有一生在清河县做县令的善政。清河县属于现在讲的这个昌平县——在北京的昌平县。这个文昌帝君自述,他离开恶道,就是那一世在邛池做那条龙啊——那龙就是属于畜生道了,遇到佛跟他讲经,他就脱离了龙趣。那么很快就投生到赵国,就是燕赵之国的赵国,做了张禹的儿子,叫勋——张勋,长大之后就成了这个清河县的县令。在做这个县令的时候,你看他就以仁慈之心和智慧施政,真是体现了古圣先王之道。

  他是怎么为政的呢?这里举出了他的十三条善政、他的存心,他非常宽容,为政宽大。这个老百姓都希望政治要宽它一点儿,不能那么太严酷,都希望这个长官——父母官能够明智:明断事情,明白事理。那么他能够做到宽明,宽明就会简,为政应该要简单,不应该复杂,这些都是政治哲学的一些主要原则,这在我们中国古代的《尚书》里面已经展示得很明确;不能欺骗老百姓,人也不忍欺他——因他就从来不欺侮人,这是第一——这对老百姓;对人呢——对他的部下,就好像同僚、朋友的关系,就是他没有架子;第三呢,对老百姓就像自己家里的人,他真的就是父母官,对待子女一样地对待老百姓;第四呢,就是他的部下有过失、有错误的时候,他就来跟他纠偏,让他走到正轨,以正确的东西来挽救;“驰慢者,勉励之”,有些部下他比较骄慢,做事呢,没有效率或者懒惰,他就从正面来加以勉励;“鲁莽者,教诲之”,有些性格比较鲁莽的——鲁莽冲动的,就教诲他一定要安定下来;“诡诈者,诘难之”,诡诈者就是喜欢欺上瞒下的,这时候一定要把事情真相跟他讲清楚,告诉对方、部下“你这样的狡诈,我是明白道理的,我是明白真相的”,不受他欺瞒;那么喜欢争那些财物的,这得跟他讲“君子取财,取之有道,要有义,要有公平”,用公平、仁义来平息;争礼法的——所谓争礼法就是这个有道理不肯让的,这得要“以情谕之”,“以情”就是要设身处地为对方考虑,教诲他不要那么得理不让人,还得要有礼让;在老百姓当中那些做贼的——“为贼”的,就得要让他偿还他偷来的资财;伤害了他人的,一定要让他当众来礼拜对方——要赔礼道歉;那么那些犯了罪的,他的动机值得怜悯的,都给他原谅、宽赦;他的那种居心可以值得宽恕的,也都把他放出去。那一定是这种犯罪的情节非常恶劣,找了种种跟他开脱、给他宽免的理由都找不出来,那么才最后“付之于法”。这就是人心啊,这个人心:你就在审判的时候,哪怕他犯了死罪,这时候你想方设法给他开脱,开脱不了都得要以悲悯心来做这个事情。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就是在量刑的时候,宁可宽一点,让别人都有一些说“你这个人太宽容了”,宁可让别人这样去指责,宁可让别人说“他包容了、包庇了恶人”,“予所不辞”——我都不推辞这样的情况。因为在很多很复杂的案情、案件里面,古人有个原则:在不明朗的时候,就量刑从轻——要从轻去量刑,而不是从重的。那从轻里面可能会有一些跟原来实情不一致的,但是他为了对老百姓的一种负责,从轻发落比从重发落好,会减少冤假错案。所以你看他的善政,就是充满着仁爱之心,但又不是一般的妇人之仁,该惩罚的也得惩罚,这里表明要有智慧!所以在清河县为政五年了,整个地区风调雨顺,蝗疫——各种疾疫、蝗虫,都没有。

  要知道古人讲天人合一呀,天人感应啦,你一个善政、仁心——老百姓的心就是天心——老百姓舒畅了,这就感格到了天心哪。感格到天心,连那些动物都会感格到,古人讲这个地方原来都有虎灾——这个老虎常常会咬人,如果一个有仁爱之心的官员在那里,他在那儿治理,这个老虎自然都会离开,它都不会伤人。所以这个老百姓就对这个清河县县令张勋,有很多的赞颂。甚至古人对那些好的地方官员,都要建祠堂来祭祀!汉代——中国的汉代是吏治最好的一个时代,有很多很好的官员,文昌帝君出生在汉代,他真的对老百姓是有这样的一种仁爱之心,这叫“视民如伤”。真的有一颗恻隐之心、慈祥之心,这样做官呢,就能够积到阴德;反之,你这个做官就是为自己,就是搞权力寻租,就是为了自己五欲的满足,为了家人,为了后代,固然他能得到一些,但是他所造的业,今生就能报应出来,下一辈子也就下三途了。所以大家一定要以史为鉴,要见贤思齐,做官要做一个像清河县令这样的善政才好。

  ——2008年11月大安法师讲于秦皇岛

  主人昏睡  贼奴劫掠

  第二个公案就叫“除暴佑良”。社会上都有那些“暴”——暴力的力量,我们有时候讲黑社会的力量。这黑社会太猖獗了,良民——平头百姓就会受他带来的疾苦。如果官府或者正直之神不加以干预的话,那平民百姓就没日子可过了,那种黑势力就可以畅行无阻了。所以对这个暴——黑暗的暴力,一定要有正气把它压得住。

  文昌帝君自述,当时有一个北郭——这个地方,有一位有钱的人家,叫智全礼。他在春天修祭祀的时候——可能村民修祭祀回来就喝酒——全家都喝醉了。这喝醉了,当时有一个叫王才的暴客,暴客就是做不良行为的、偷鸡摸狗的这些人,就过来把他全家都劫持了,把他家的男女九人都用绳子绑住了,家里的妾和女佣人七个人也把她们用绳子绑住了,唯有智全礼的妻子和他两个女儿没有被绑。那这个全部绑下了,就等于全家的财产他都要洗劫一空了。当时这些暴徒要逼迫这两个女儿的时候,这个幼女呀——第二个女儿就骂这个贼,就是骂他叫恶贼,“你侵犯我的家,张神君知道你了”。张神君就是指文昌帝君了,他姓张嘛,叫张神君,这个文昌信仰在中国古代是非常普及的、家喻户晓的啊,所以老百姓碰到危难之际,都会去求张神君了。“啊,这张神君会知道”,她这个话一说完,他家就有司命——司命是什么?就是灶神。

  可能现在这些概念对我们现代人,听过去觉得非常陌生,因为我们长期一来把他作为封建迷信,不相信他嘛。实际上原来家家都供有灶神,灶神是干什么?就是对这个全家的善恶都有记载的,每个月的月尾都要到上面去禀告的。你看这个《俞净意公遇灶神记》,就是讲遇到他家里的灶神,哎,谈他命运的改变问题。

  哎,这个崔瑄就是他家里的灶神。他家灶神呢,就看到这个情况,还有这个智全礼已经去世了的父亲,这些神鬼啊都知道这个事情了,这时侯是千钧一发了,就赶紧向文昌帝君告急。十万火急呀,这文昌帝君马上就派遣功曹辅兴,领着阴兵百人赶紧去救助。这个阴兵一过去的时候,智全礼以下的这个被绑的人绳自然就解开了,智全礼他们赶紧就捉这些贼呀,捉贼就送到官府,这些贼都受到了严厉的惩处。帝君关键时刻,除暴恶的力量,来保佑良民。

  那么这里按语就是:这个贼人王才之所以敢到人家家里去抢劫,只是由于智全礼一家都醉了,一家人为什么都醉了?必定是因为智全礼作为家长他自己就先酣睡了。所以一个家庭的家长一定要清醒哪,一定要有警戒之心哪——防火防盗哇,每日皆然哪;你一醉,那灾祸就来了。如果主人翁能够清醒不乱,他的家中的大小之人都能够警惕,一警惕哪会招致外人进入家庭来侮辱呢?所以主人翁不清醒,这个负面效果太大了。好,由此得一个启发,就是我们的人——每一个个人的主人翁是不是清醒啊?如果我们没有正知正见,如果我们的一念的那种妙“真如自性”,也被无明妄想给遮盖了,也酣睡了,那么我们的六根——眼、耳、鼻、舌、身、意,本来是外面的贼,他就到了这里做主人翁了,他就会引他的这些徒众——徒众就是色、声、香、味、触、法——过来了,这些土匪一过来,就把我们自性的圣财、家宝、佛性全都劫持完了,这就叫烦恼贼。所以为什么我们要强调儒家的学说、佛家的学说,就是要唤醒我们的良知、良能,唤醒我们的主人翁,不让那些邪知邪见引导我们,不让那些欲望把我们控制,不让这个身见作为主人翁。这样我们身心才能康健,天下才能大平。这样就不仅仅是智全礼一个人的事情,要闻一知十,举一反三,触类旁通,才是读圣贤书的之眼、之方法。

  ——2008年11月大安法师讲于秦皇岛

文昌帝君怎样做领导


佛经唱诵网为佛教网站,非赢利性网站,内容多转载自网络,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本文链接:文昌帝君怎样做领导
喜欢 (0)
[感恩护持]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